【中詩簡牘】2020年12月卷(總第103卷)《沙漏》

作者:中詩網 | 來源:中詩網 | 2021-01-10 | 閱讀:

  導讀:編輯團隊:元業、小雪人、老家夢泉、顧念、黎落,本期責任編輯:小雪人。這里有陽光、峻剛行者、莊子明等十四位詩人的作品上榜。


編輯團隊:元業、小雪人、老家夢泉、顧念、黎落
本期責任編輯:小雪人
 
一、榜單

【狀元卷】
1. 光輝歲月丨這里有陽光

【榜眼卷】
1. 空管子辭丨峻剛行者
2.古渡丨莊子明

【探花卷】
1.舊船票丨馮金華
2.小手紅彤彤 |樂山船公
3 浮生丨熊加平
4.老拱橋丨黃前
5.撿垃圾的李鐵匠 | 伍小華
6.緩慢書 |陳敬良
7.能見度丨劍方
8.山村雪夜丨zcz780720
9.早晨的曹娥江丨行歌黍離

【同題卷】
1.沙漏丨西衙口

【嘉賓卷】
1.不能打開椅后的茶桌(組詩)湖北丨郝在春(恩施溪語)

 
二、編輯小記:
  庚子年的列車即將入站,詩壇上關于詩歌的年度總結也如鞭炮開花,聲聲響亮。最讓人發笑也悲哀的是年度抄襲榜。詩歌繁榮之下的抄襲,不僅是道德問題,其實從另一方面透析也是創作問題。我們創作的作品是否具有獨特性或者說創造力。真正獨特的作品的被復制比較難,除非你的詩歌語言走在公共通道上。
  陳超說:“什么是有創造力的大詩人?我的標準是,既不仿寫前人,又無法讓后人仿寫”。
  又說:“詩,是個體生命和語言的瞬間展開。與其它文體相比,在于它的不可復制性,不可復制別人,也不可復制自己。”
  比如本期狀元榜作品,它的詩意不在單句,而在整體構架之中,任何拆解都將使作品成為一堆枯木。也比如嘉賓卷作品,同樣值得學習。
  借此,中詩簡牘祝福詩友們在這沙漏人間有光輝歲月,生活幸福,有詩有遠方。
 
一一小雪人筆于2021年1月7日

 
【狀元卷】

光輝歲月
文丨這里有陽光


那年,顧城的詩集剛出版
我步行到縣城
去看生病的表妹 
懷里揣著
自己的詩歌
馬路是石子的
一路走去
背熟了我那首著名的作品
念給表妹之后
她的病漸漸好了
(論壇推薦:野蘭)

小雪人讀詩:“光輝歲月”其實可以唱一首歌來抒情。這首作品,我多年前看過,作者應該是最新修改過題目。目前版本中,文本在這個題目下激活了,或者說文本因為題目與正文之間的張力而更顯出作品在極其簡潔地敘述下的克制抒情。這種冷抒情或說零度抒情恰好將情感蘊含在咽喉處,不發而發的情更有內力且綿長。
       那是個精神狂熱的年代,或者是崇尚詩歌。表妹或者說是另一個“我”,更或者說是那個年代的縮影。那個年代生病,不是因為物質匱乏而是精神缺失,而顧城詩集恰好填補了這種需求,因此文本說“顧城的詩集”,是“自己的詩歌”是“我那首著名的作品”。這種看似矛盾的表述中恰是情感濃郁的源泉,而題目恰是泉眼。
 
 
【榜眼卷】

空管子辭
文丨峻剛行者


管子頂部,風向外抽紗巾
槐樹冠上空,月亮剪出一坨方圓

我聽管子底部的嘀嗒,無影的夜生活
在空管子里冷凝不放權的時間

枕頭上不眠的人有了度量衡,突然的困意
身體里空洞與虛無,與黑的意志力

相比,人間盡是
一座座頹塌的圓明園

黎落讀詩:管子和樹,煙與天空,詩作一上來就創造出虛中見實,實從虛來的感官效果。時間,人,空虛感和膠著力在場次中一一出現,被吸納在空和實的對立之中。這種現代人的通病簡直和空管子如出一轍,外在堅硬內里荒蕪,都像一場繁華過后的頹塌。文本偏于冷峻,切換出其不意,象征意味較濃。


古渡
文丨莊子明


只立著塊石碑
碑上凹刻著古渡二字
遍野黃沙漫漫

沒見那條擺渡的船
也沒見擺渡的艄公

我被擱淺于古渡岸邊
聽,大河滔滔
看,彼岸茫茫

小雪人讀詩:我們常說“言有盡,而意無窮”,因為詩意在詩的文字之外,但在詩的構架之中。文本整體采用悖論式敘述來寄寓詩意。比如,前面兩段敘述古渡“遍野黃沙漫漫”,而最后段卻說“我被擱淺于古渡岸邊/聽,大河滔滔/看,彼岸茫茫”,這前后的矛盾正是外在形式邏輯的悖謬,而內在精神的契合。從而讓“古渡”在虛實相生中上升到追求精神彼岸。

 
【探花卷】
 
舊船票
文丨馮金華


壓在木箱里———
是三十年前,父親陪母親去娘家的
至今還完好無缺

它記錄著浪漫的時光。是一份
厚重的情感,在清茶淡水的日子
擦亮貧窮的堅強

它連接著江南、江北
似乎還有浪花濺濕的痕跡
和一臉微笑藏在里面……

老家夢泉讀詩:舊船票這個意象并不新穎,但作者卻翻出了新意。樸實無華的語言,也不時有精彩、靈動的浪花泛起,比如:

“在清茶淡水的日子
擦亮貧窮的堅強

它連接著江南、江北
似乎還有浪花濺濕的痕跡
和一臉微笑藏在里面……”

  詩歌不能陷入純粹的語言游戲,還是要有感人的東西,那怕一點點,只要深入人心,撥動心弦就好,當然要詩意化的予以呈現。


小手紅彤彤
文|樂山船公


阿土列爾豎起崖壁800米
垂直往下望穿浮云就是勒爾小學
此時已經冬裂的肌膚
甩掉冰風雪雨
抓緊藤編的17條218步軟梯
準時下到學校操場
舉起紅腫小手
仰望獵獵飄揚的紅旗
“我的國,我每天都愛您一次”

顧念讀詩:這首詩是一個小小的紀錄片情節,而末句就是旁白,簡單卻有力地凸顯出赤子之心的珍貴。
  簡牘編輯部在討論的時候,覺得"我的國"用"我的祖國"更顯莊嚴。但我覺得原詩"我的國",更能體現出孩子們的親昵和依戀。孩子們對于我們的祖國有著極為純粹地熱愛。這種熱愛,無論是詩里的勒爾小學,還是我們每一個城市里的每一所小學,都幾乎沒有區別。我想,這才是這首詩想要陳述給我們的核心內容吧。


浮生
文丨熊加平


無聊或臆想,都是孤獨的  
月光的白,被困在一所小房子里

荒草、落葉、風刮起的紙屑  
多像我許久未剃的頭發和胡須

深夜,石頭和風聲都倦了  
我試圖打開一個女人的內心

她胸前游出的白魚  
將我灼傷

黎落讀詩:總分總的結構。生活中的月光白和胡須都是真實的瑣細的,通過物象對心境的描述展示一個人在時間里的惆悵和向往,這里的女人和白魚是美好事物的代名詞。思而不得的浮生啊,令人感慨。詩作很能引發閱讀者的共情。


老拱橋
文丨黃前


我走在上面,腳下發出嚓嚓聲
像是骨骼的斷裂
低頭細看:石塊之間,開出不少裂紋
好似一個久愈的病人,傷口
再次被撕裂
巖罅中,黃桷樹晃動著虛弱的驚悸
真擔心呀——
我一生的罪孽
會不會壓塌,你的堅韌和善良

老家夢泉讀詩:一首小詩有沒有自己的獨特發現?有沒有感人的細節?有沒有感性延伸到知性或智性的提升?有沒有詩化的語言予以呈現?是一首小詩是否成立的必要條件。這首小詩似乎都有了,前三句是感人的細節呈現;四五句是延伸的發現;六句是擬人手法呈現的細節,有別于前三句,由俯視的近景轉換為平視或仰視的中景;最后三句是知性的提升。試想,橋是渡人的,老拱橋更有了歷史的滄桑感,是堅韌和善良的象征,我們踩著前人的辛苦和善良通過,是否做著有益于大眾也提升自己的事?是否守住善良不做損人利己的事、不做損人也不利己的事?這是值得每個人深思和拷問的,這也是這首小詩的不言之言……


撿垃圾的李鐵匠
文|伍小華


他有幾分氣喘。一拉,風箱就響
有時拉動一下,有時拉動數下
看不見火苗。只有心細者能聽見
他身體里叮叮當當的打鐵之聲

顧念讀詩:與時代緊密結合的寫作。詩人將氣喘和“風箱”“火苗”“叮當的打鐵聲”等關聯起來,很好地具現了“李鐵匠”這個角色在工業化發展的進程下,對職業逐漸沒落的不甘和對美好生活仍存有的執念。


緩慢書
文|陳敬良


你說石要隱忍多少年才煉成玉
人類的祖先要爬行多少年才站起來
四十多年都過去了,再等二十年
恰恰好。那時天將暗未暗,月欲圓未圓
你問的和說的都對,你的話都是真言
烏木能在地下熬過幾千年
我手握陽光站在大地的肩膀上
為什么就不能將二十年
當做,下一秒

顧念讀詩:表層是對話,是“你”的“再等二十年恰好”的安靜與“我”的“將二十年當作下一秒”的急迫之間的矛盾,但實則是“我”的心境強大與安定。


能見度
安徽丨劍方


細小的水飛起來
像夢,生在了曠野

高樹憑空舉著樹冠
所有的低矮伏地不起

太陽臉色慘白
第一次,我目睹君王的落魄

晃動、跟風,躲躲閃閃的言辭
能見的僅是幾丈紅塵

有時候世界無須過多打量
你慢下來,它就會漸漸敞開自己

老家夢泉讀詩:詩家于堅說過:“第三代詩是一種現象學式的寫作,看見而不是解釋存在,超越了我國那種普遍的本質主義。本質主義意味著觀念、解釋,這種寫作經常需要革命,打倒某個意義,因為唯我獨尊,非此即彼。存在之詩不解釋,向語言致敬,在著,如此而已,語言說而不是我說。莫若以明,不比而周”。這首詩前面四段,都是詩意化的呈現存在或此在,最后一段,卻走出來說了,是好乎?還是壞乎?似乎不必過早定論,也許修正后的第三代觀念更好、更可取……


山村雪夜
文丨zcz780720


黑貓白雪
躍過誰家的矮墻

雪停的當夜
就升起了一輪圓圓的月亮

淺淺的月光
深深的小巷

幾聲犬吠,把北風也頂退了幾步
晚歸的人剛走到門口抬手欲扣門環
南窗上就亮起了燈光

黎落讀詩:一首俏皮的思歸山居圖,生動活潑。將靜態畫面用動態的筆觸和形象描述出來,淺而不淡,有簡筆素描的線條美和水墨畫的韻態美。


早晨的曹娥江
文丨行歌黍離


一群水鳥飛過
江水平靜地記下又擦去它們的悲喜

工廠上空的白煙
像一只掉隊的水鳥
在原地撲打著白色的鳴叫

小雪人讀詩:五行小詩,“說出事物的秘密,而不是停留于事物的表象”。文本上下兩段相互衍射,在一種看似簡單的白描晨景下,揭示生態環境現狀。而這種文字的簡潔下,用虛實的剪接巧妙地構架出多維度空間。比如“鳴叫”,應該是“一群水鳥飛過”時的實,但作者將其銜接在“白煙”的虛鳥之下,不僅化虛也化實,讓彼此不相關之物相互滲透,而且打破無聲世界以有聲控訴。  
  很可惜,文本在處理上還有一點欠缺。若是剪去第四行,轉明喻為隱喻,則文本更合理克制且有力。個人觀點。

 
【同題卷】
 
沙漏
河南丨西衙口


一只天鵝從我們的頭頂落下。
高山湖泊里的漣漪,一層層地蕩開了去。

一支軍隊越過黃河,去教訓嗜殺的異族人,
得把他們哄回自己的海島,重新學習使用鋤頭。

父親這邊,把一粒黃豆丟在碗里而長出來的一棵村長,
它這會兒領著一群穿補丁的憲法,來割我們的花豬尾巴。

然而此時,晚鐘回蕩,我們抬頭看見彩虹,
在林稍,在山際,在白鳥悲哀的鳴叫里。

小雪人讀詩:這首詩歌有著魔幻現實主義的影子,比如“父親這邊,把一粒黃豆丟在碗里而長出來的一棵村長,/它這會兒領著一群穿補丁的憲法,來割我們的花豬尾巴。”這種表達不僅讓文本鮮活,更是為了接近文本表達的本質。從一粒黃豆的植物種性到動物性(村長或它)的流轉,詩歌在表達什么?作品內部隱藏著深深地對人世的悲憫。這里關于“漏”,是與佛術語相關,比如“又煩惱使人漏落于三惡道,也叫做漏……”。作品通過前面三段中,三次的轉換來表達人性中漏業的流轉,如“天鵝”降落濁世間,與之后的混濁、人生“苦集”都是業漏,都收在“白鳥悲哀的鳴叫里”。

 
【嘉賓卷】

不能打開椅后的茶桌(組詩)
湖北丨郝在春


不能打開椅后的茶桌

往上抽出來再向后打開
將旅途那些事擺上去
我打開前面座椅的茶桌
椅后的茶桌正被別人打開
此時  動車開始蠕動
揮動手臂的人留在了站臺

感覺

總想找一個屋檐躲避點什么
小時候下雨喜歡找一個
山洞   將自己藏起來
被懷抱綠葉的大樹庇護
走出來時我披著蓑衣頭頂斗笠
從老家的田埂走過

茅草

冬天太沉  茅草頂不起來
茅草已經貼近泥土了
這也沒什么  從泥土中來
泥中藏著春天的根呢
葉片倒伏  滿地日子的碎片
這也沒什么  每一個葉脈中
隱藏著一點就著的火呢

家里的土豆發芽了

將土豆放在一起時間久了
它們大多長出手臂
相互牽扯,傳遞春天的消息

這些長滿秧子的土豆
我從儲藏間拿出來
將它們丟棄,如同一袋子舊物

母親又將它們撿了回來
去掉芽子,放回原處
就像原諒一個犯了錯誤的孩子

元業讀詩:詩貴在感悟,用心將自己的體驗真實地表達出來。這組詩歌沒有華麗的語言,沒有密集的意象,只是在真實地記錄自己的真實感受。這些感受,非常形象,比如:“將土豆放在一起時間久了/它們大多長出手臂/相互牽扯,傳遞春天的消息”,“總想找一個屋檐躲避點什么/小時候下雨喜歡找一個/山洞   將自己藏起來/被懷抱綠葉的大樹庇護/走出來時我披著蓑衣頭頂斗笠/從老家的田埂走過”。這些句子,不露聲色地就把時空的距離,空間的置換巧妙地銜接起來,達到了詩歌索要表達的本意。另外,這些詩歌有著短詩的特質與本性,在短小的句子中,凸顯出了巨大的詩意。值得學習和借鑒。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