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雪霧過境

——評漠子《沉醉四海八荒》詩集

作者:黃河浪 | 來源:中詩網 | 2020-12-31 | 閱讀: 次    

  導讀:黃河浪:本名楊小明,陜西西安人,六零后詩人、作家、文學評論家。作品廣見于各種報紙刊物與網絡微刊傳媒平臺。



  初冬的夜,背負人世間多少苦怨離索、千緒萬縷的羈絆和期盼,一只來自遠方、神峻蒼老的孤獨獸,在跋涉行走。他不理會擦肩而過的冷遇不解,不顧忌世人的質疑和無視,果敢挺進。只有內心強大的人,才能抵御各種寒冷。

  夜的天空,很久沒有乾坤映照的明月清輝,沒有群星璀燦銀河的麗霓之光。四幕低垂,原野蒼茫,到處伸手不見五指,漆黑一片!適遇一輪豐朗神清的滿月,穹隆之巔上高懸,橫空出世;蕭瑟寒夜,有了這晶瑩美倫、熠熠生輝的當空皓月;有了這冰雪溶注、沁懷襲人的柔美月光浸潤滋養,大地角落都透徹著甜蜜溫馨的幸福陪伴,再漫長難熬的冬季也不會感覺太長!

  冬天寒冷至三九,春天就不會遠了。詩人漠子,生活經歷的年代,崇尚偉大思想的堅守和踐行,嚴肅端正的人生方向和目標;擁有陽光向上的人生信仰,與執著追求未來夢想,付諸行動的無窮力量;社會的召喚,時代使命的有力擔當。三十多年的公安工作中,他投入了飽滿熱情、所有才華和精力,付出了難以細述的心血和汗水,工作兢兢業業,扎扎實實,成績突出,贏得了許多榮譽嘉獎,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評!在事業蓬勃向上的大好時機,漠子出人意料地辭了領導干部職務,調到西安,告別機關,到最基層去工作,這種勇氣和膽識非常人所能及。而他云淡風清地說:為了健康,為了文學初心與夢想,我想這樣走一走!將身心扎實在基層,將詩意飛翔到眾生之上。

  六年前,我與全國公安、鐵路系統優秀詩人、作家漠子網上偶遇相識,之后交往日見情深,彼此欣賞,神交甚切,且引為相知。每每談及當代文學創作之路,作家和詩人的社會擔當與奉獻付出,漠子深有感觸地說:“文學是人類社會活動的時代產物,文學創作是現實生活當中,人們可感可生的情感反映和精神食糧,每時每刻都不可或缺!作家和詩人必須時刻保持自覺和清醒,牢牢記住:為社會發展潮流和社會發展傳遞美好呼聲,為時代先進性飛躍進程積極獻策與激情鼓舞”!

  伴隨新時代社會群體意識、民眾知識情趣不斷提升,時代發展與時尚文化風潮表現豐富:一方面物質文化需求提高,人們生活質量的舒適度、滿意度層次提高;另一方面是進入嶄新大時代,生活領域出現了大量社會矛盾,或明或隱,又相互博奕、激化融合。尤其是改革開放多年后,東西方文化意識大交流、大碰撞、大融合,民眾思維方式發生了極大改變,做為有志于文學創作為己任的創作家、活動家,務必堅守和遵循最基本的道德底線,以形象深刻、生動活潑的筆觸表達思想情感,通過發掘中華民族集體創造性的巨大突破和豐碩無比建設成果,以文化感染的力量,弘揚展示民族文化博大堅毅的氣度胸懷,充分表現現實生活層面廣闊深邃的人性魅力、大眾激情活力的閃光點,彰顯出社會不同層面領域的精神風貌:人民安定和諧,新氣象處處可見,真善美優秀品德廣泛傳承、生活場景和情感佳話渲染,助力推動民族歷史化社會進程闊步行進。

  三十年來,漠子在全國鐵路公安戰線上,日以繼夜,穿梭來往于各地,鐵龍滾滾,為東西南北中往來的旅客群眾保駕護航、奔波勞碌。他愛好文學,時時不忘關注社會群體,關照大眾現實生活隱痛,關注華夏大地秀美山川新變化新發展的高尚情懷,促使利用一切閑暇空隙和外出的機會,積累了大量的創作素材,繼而感觸良多、涌泉般地奮發寫意、筆耕不輟,寫出了數以百千計的詩歌作品。已結集出版的漠子詩集《沉醉四海八荒》,是他出版的第二本詩集,共收錄了五個專輯,收錄各種不同題材和時代背景詩歌作品256首,以后還會有更多作品獻給社會。

  如果說,詩歌創作是文學殿堂樓閣最高的巔峰,是人類歲月長河一串燦爛的明珠。那么,現代文化學者和美學家、詩學界權威專家等,是如何看待當代詩歌創作的紛紜神迷,和她的潮落潮漲?

  從漠子近些年的詩歌創作來看,其題材的過濾斟別和素材選擇,圍繞諸多物景線型活動的版畫、花絮、映像直拍,源頭均來自或發軔于古典文學,豐富于現代文學鑒賞的深厚沉積,個人秉賦的知識型創作靈感。他的詩歌創作風格主要表現在:謀篇結構節點高度層面,氣場感染力舒展;詩背景時空弘大壯闊,奇巧玲瓏;文辭句型句式精潔簡短,富有多重明顯流動的節奏變化和復合型的梯次推進。文本分行出爐和創作模式,主題始終跟進貫穿脈線突出顯明;中心命題融入駕馭純熟穩重、和暢交映生輝。意蘊酣暢飽滿,清逸婉轉。詩歌風格,抒懷吟誦,唱嘆云端,雄起高昂,蕩氣回腸。

  總攬詩集,漠子以一位鐵路公安工作者的銳利視角,真實記錄和展現了鐵路安全警務工作萬里行的全方位情景畫面,回眸再現了當下眾多行旅人群的百味人生“萬花筒”精彩瞬間,宛若一道激越動聽的滔滔洪流,沖擊著讀者的視野和神經感官。體驗生活,捕捉社會一切形形色色的景象動態,發掘現實社會現象和矛盾展開情節擴張延續,其創作的動機,既有崇高至上的熱情活力,又見智見義、特別語境下表達豐厚特殊的話緒傳遞,內涵厚重博大,情懷曠世壯偉。語境質感樸素流暢,自然純美,意象生動,切合世俗人情欣然接納,如一脈淙淙涌動的桃花源水,漣漪蕩漾,風生水起,妙可喜人!案頭讀罷,掩卷醉嘆,久久不肯舍棄,贊曰:“奇思美哉!”

  向著生活寥廓的廣度深度進發,向目的地遠方奔跑。癡情專注觀察人生百態,迷戀于細節化事物刻劃的發現、變幻,驚鴻突現瞬間穿透力爆發的情愫感染,陶醉澎湃胸臆的歲月激情寫詩,是詩人漠子多年來孜孜不倦追求的創作境界。超現實主義生活情景寫照,與文學風情浪漫主義抒情詩懷創作并舉,吐燦若霞,激揚挺進,奮邁騰越!

  漫步詩的海洋,追溯詩的世界源頭,我們知道,詩歌的產生和特殊屬性,詩的社會功用最大化表現為:詩人的情感與思維的承載,敘事性和抒情功能。讀漠子的詩歌,給人最大的印象與啟發,就是他的詩歌題材廣闊與縱橫,情感心理活動與現實關照緊密契合,現場置入感異常生動,如約定俗成的一般,由此及彼,可以窺見到詩人漠子的文學修養的豐厚勃機,細膩觀察自然和社會現象,透過一首首詩歌作品,展示出時空和人生的斷面,揭示時間沉浮隱秘,反映蕓蕓眾生的苦楚酸痛,提供一部個性豪邁、氣度高雅、自我情懷奔放馳騁與社會大領域緊密切合的深刻體驗,呈現出理性思維認知,洞幽觀火層面包容性的巨大和強悍。

  詩歌鑒賞,尤其是現代詩文本寫作,其標準化定義取舍眾說紛紜。我的詩寫標準,當然首選是思想的精粹和崇高性,藝術形象因素主導占據第二位,其他意識流派、風格韻律次之。我們討論一首詩,看她的優劣成功與否?重在題材主題選擇上的內涵趣味性,內質化情節輸導的切入感,現實客體與自我情感的交集融合的準確審視,而并非是詩的創作技巧刻意擺弄,泛泛空談,嘩眾取寵。

  “詩言志”,亦“詩言聲”。詩歌同典型活動的意象和詩向度語言結合聯姻,拓展了眼前廣闊的視野,呈現出時空耀眼的光環和場景瞬間爆發力的情景感染,是隱喻表述和象征化的引申與存在價值,是感觀世界通靈下的神秘交合的思想產物。詩歌創作,向來獨立于藝術門類之外的精神貴族,赫赫然挺拔,而自立于“風鶴之林”,擁有自主型把控和擴張性的文體語言規范,形式體裁歸屬和表述意義的分類統籌,主旨擔當及自我不同的藝術使命,功能操守原則與受眾對象人群,影響感染力大小存在不可忽視的關鍵作用。詩架構的建筑確立,詩內涵意義與外延意義的詩向度、詩維觀廣度及語言特色審美的精妙傳達,詩意詩感詩境的表現,如同一個人的呼吸,他的風雅談吐,內質含蘊氣場和外在魅力,形成和諧完美的詩組合。

  從詩集文本和篇幅結構解讀,明顯看得出來,詩人尤其擅長現代抒情詩寫作,駕馭和把握現當代詩創作的功力日臻醇厚獨到,可謂是舉重若輕,嫻熟款款捻來,意蘊風情艷熾迭代。其大部分詩稿寫作時間的跨度,空間維度遠遠大于詩稿內容本身的涵蓋量,且包囊消融了世間種種萬象風物于一體,凝結轉化為筆端一首首情感豐盛綿延,空靈奔放的詩意佳話和藝術典藏的最美版本。

  《海誓山盟》詩章中,一首《讓海風吹》帶著春天溫柔的氣息,微風習習,吹開三月蕩漾的心扉。殷切濃郁的期盼,炙熱燃燒的感人情腸,沁染吸引了讀者翩翩浮動的感官心境。海天寥廓,白浪沙灘,海鷗結伴成群,自由自在地海空翱翔,反襯出形只影單詩人此刻全部的心理寫照,淡然難言的酸楚與惆悵溢于言表。“你給我擁抱,我帶你去飛,海鷗翱翔/讓海風吹,童年在眼前,壯年的心腸”,對大海無限的熱愛和癡迷,交織著詩人對血濃于水的親人與心愛戀人傾心的思念。久曠思緒的聯想,同樣因為特殊的職業責任所限,夫妻離別,兩地分居,大抵已經成了現實生活中的習慣。盡管每日奔波于列車鐵龍南下北上征程的路途,長時間身心交憊引發的不適和痛感讓人苦不堪言,而詩人仍舊是不能忘懷和陪伴一下家里的父母和年輕的嬌妻,愿意“相約于春,帶你去看海”。狀景寫物與心理活動刻劃,場景畫面飛升跳躍,特色化寫意手法鮮明突出。“心跳得慌亂,情空一片空白”“眼前聚滿了水,是淚,是咸海渴望”,形象塑造藝術的白描述寫,淋淋盡致,呼之欲出。

  漠子精于社會思考,積極關注客觀事物動態和現實人生的角落。矢志不渝,磨礪自我意志,具有強烈的靈識感,洞察一切現實的詩人眼光。在矛盾中發現問題,辨別事物原初真相,賦予文字分行組合序列中描摹抒情,以激揚雄闊、悠遠瑰麗的詩性魅力折射,反映典型場景畫映的現實述說和情感對白,叩響人格性靈與自然存在的行為美與藝術美。《暗香襲人》《童稚歌謠》《夢里江湖》《長安安家》,風格手法迥異,寫意描繪,虛虛實實,對應疊代,假借嫁接,夸張擬人手法交替并用,環象迭生,大膽嘗試性的創作,率性而為,造景生情,超現實主義風格和文學浪漫主義筆法融合,升華和演繹出一段活色生香、美倫美幻的生命景象和情景大觀,形象魅惑,詩人的心路歷程與大美情懷,征服了萬千讀者神儀傾睞的心靈!

  第二詩章《鏗鏘玫瑰》,呈現公安鐵警光榮職責及身體力行的豪邁情懷。多年來,無論身在武威、蘭州、西安,自始至終都是為祖國站崗執勤、為鐵路旅客保駕護航,《鐵警的榮譽》那是無上榮光與使命所在。讀一讀這些凝燦飛霞,儀態氣息繽紛濃烈的詩句吧?“以開拓的懷念,投身筑夢之旅/以忠誠和眷戀,守望著長城內外/大江南北,城市鄉村,鐵路沿線,默默地奉獻/讓復興號掠地飛翔,中國閃電劃過寰宇大地……所有的高尚都起于平常”,蕩氣回腸。

  現代社會文明的主要標志之一,是人與人之間高度的和諧化融合,身心悉知關照。鐵路動車,作為一個國家經濟高效率的產能工具,交通大動脈的產業支撐,是旅途出行最快捷最方便的代步工具,“平安出行”由此顯示極大的重要性。在《我的夢有汽笛和花香的味道》里,詩人以簡樸無華,內質細膩獨特妙美的語言,為您繪聲繪色的講述了列車啟動后,飛馳的客廂里,與旅客噓寒問暖的交流的親切情景,如詩所抒:“我的夢有汽笛和花香的味道/想通了車流滾滾,接了地氣/身心充滿活力,語言溫暖,笑容燦爛/只想,路上的你,也一樣陽光和微笑”。短節奏句型的旋律飛揚跳躍,生動再現鐵警生涯,漫漫時空歲月里,詩人同他的戰友們抗拒現實誘惑,不離不棄,披肝瀝膽,忠誠為國,守護百姓平安,無悔奉獻美好青春,堅守在千萬里的鐵道線的鐵警風采,神圣的榮譽感與自豪感因人民而擴展,因安全而深入的情懷。

  自然唯美的藝術審美觀形成,有賴于長期生活的觀察實踐、身體力行。第三詩章《半坡時代活了》,現實現場客觀感應體驗,多彩斑斕的職場閱歷,造就了詩人漠子笑對蒼穹、傲驕直面的雄魄氣節,才華天縱橫溢,筆觸游走自由廣闊的“物我感知”所在,隨即化為分行文字結構,營造成“內質化高度奇特,藝術思維和形象造詣”,章法別具匠心,詩感語境氣場顯現的極大迥異,藝術風脈精進高邁,情灑天山腳下、玉門關內外,數十載長旅縱橫南北征程,義薄四海八荒蒼海云天。在《半坡時代活了》《陽光照在六千年的半坡上》兩組詩中,詩人神傳千古,與古文明發源相遇,展現了母系氏族時代人類生活。當代的詩歌,在漠子筆下,在不經意間,將塵封厚重的歷史角落霧幔悄悄打開,提供給人們認識世界曾經的冰山一角,發掘美的存在,不斷先聲奪人,吹響改造和提升社會舊觀念的語言號角。

  現代詩歌,是文化景觀殿堂畫廊最具備敏銳激進思想徹底性的精神產物,是自我主觀意識反映客觀世界情感認知的藝術載體。詩歌特殊的使命和社會擔當,又負載著“問道”自然、霹靂現實覺醒的自覺號召力。文化傳承信息沉淀彌久,社會人為感知與觸發影響力愈加焦灼和迫切。組詩《陽光照在六千年的半坡上》,掀開鴻濛時代那一頁歷史篇章,挾裹雷霆驟雨,仙葩瓊花撲面而來!開篇序曲:“夢里的半坡是誰的童年/六千年的半坡,祖先的風景”,甩桿大撒把,垂釣千古幽境之迷,是多么啟人發思,惹人心潮澎湃的美麗的詩句?!《架屋起居》“風高野闊,云飛雨過/給我一個屋檐,遮風擋雨/給我一個家,不受饑寒”,還原了人類之初的原始活動真相,揭示了社會最基本結構的雛形,如今世世代代延綿不絕“家”的概念真正由來與發生起源。“麻布和皮革為衣,人有了廉恥”,“讓逝去的祖先和孩子不要遠離/以甕為葬,入土為安,與我們為鄰/他們護佑安寧,我們的土地”,“生者奮斗,逝者永在”,頭頂圣潔的光環,一片天空下,渺小而脆弱的原始人類,結成合作形式的聯盟組織,頑強拼搏進取,開拓無限的生存空間和自然境界,豐富物質供給自足和基本精神能量,這時已自覺不自覺的形成了一條部落生存法則,一條“天人合一”永恒不變的原始信仰,人人信奉遵循。《礫石為器》《織麻為布》《冶陶為具》章節里,則分別描述了“石片磨刃”和“石斧石錘石錛石鑿石鏃石磨,魚骨針,漁網”等工具的發明創造,“木棒鉆燧取火”“陶刀陶紡輪陶罐尖底瓶”,“告別茹毛飲血/生食變成熟食,流食變成干飯”“人面魚形網紋盆盛滿黃黃的小米飯,養育了中華文明”等情節過程的演變問世,包括新生命降臨帶來的歡呼喜悅,族人盛宴,男女分工勞動,制陶步驟,馴服動物圈養等等……這樣物象畫面的互動交織,意蘊神思浩闊蒼茫,氣象脈動吞吐驚奇妙絕的世界文明追本溯源,清晰深刻地具象化藝術特征表現,透徹著日月光芒的煌煌榮耀,宛若云飛花夢繽紛繚繞,獨步天上人間……品味欣賞這些詩歌段落,令人感覺投身跋涉遠古的人類長河,在六千年前的那個“童年時光”行走長大,叩動母系草廬的一串串風鈴,聆聽到“慈祥母親”與“半坡姑娘”夜半三更的悄悄話;更多的聯想到一座座“尖頂或方形的屋頂”下,族人們圍爐向火,邊燒烤邊吃東西,談笑風生;甚至朝夕共處,陪伴著她們一起走出戶外,田野采摘、陶坊作罐,下河撒網捕魚,上山布網狩獵等野趣活動,體驗陽光異樣的愛撫,沐浴溪流遠方的春風親切招手……

  《量子,詩的愛我的遠方》則是現代量子科技的星辰大海。此類詩意的主題是許多詩人不敢觸及的,而漠子大膽探索、目光穿越歷史和科技的隧道,豐富了詩歌的主題。而且,他以多方位領域聚焦和多視角畫面藝術載體的鮮明形式,展現了現代文明進程高歌猛進、層出不窮的社會新風貌新氣象,和原生態生活情景的豐盛花宴,閃爍著現代詩歌語言節奏曲折綺麗的非凡絕響,引領一代代的傳奇人生,從而抵達心靈遠方的風景家園,就是詩人筆耕不輟,創作強勁的精神源發地。組詩《夢想的沙漠》,一攬大西北的風貌形勝,“滿眼昏黃的(日月)”;戈壁荒灘,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風沙大漠,一簇簇陽光下流動的沙丘;一抹抹看不夠的綠洲,一條條伸向遠方新拓展的公路鐵路,還有無數個塞外干涸沙漠,堅守曠日持久的“筑路大軍”和“治沙工程”項目第一線上,那些年輕無畏的勇士們無法奢望收獲的美麗的愛情酸楚…多年來奔走,馳風流轉的列車,第一環境觀察社會最現實最細微的生活場景,因而在《漠子尋夢》和《田字格綠夢》里,我們有幸讀到了這些氣宇弘大、蒼郁飄逸的情緣佳話,難得一見其中包容含藏的種種悲催傷楚、愁困境遇下的淡淡思緒,因而感染到大千世界以外,西北沙塵肆虐狂卷、風沙迷情中,依舊有多少人放飛夢想,卻無法掌握個人命運的軌跡走向,也無法取得最其碼的人格尊重和現實社會的崇高禮遇!正如其所述,“生命的地平線,遙遠地與藍天合一/遠方的遠方,蔚藍和黃沙擁抱之處/公路就是天梯,奔跑總能到達天上”,心境明澈的美好愿望,就是那里人們的離怨別緒和困頓神傷的孤白傾訴!《沙娃娃求夢》風麗輕塵,靈犀活泛地道出一段時間與空間的神秘交合,理趣高雅優美,內涵詩核張力空靈,恰如長虹貫日,情感奔放交集,藝術風情異常濃郁纏綿,語感口吻戲劇化十足,又近似“稚氣未脫”的兒童口語告白,比較當代詩壇流行的某些所謂的“口語詩”來,何止于境界不同,判若“兩重天”,不失時機地記錄和展現出那里每日艱苦創業人們的激情浪漫之生活寫意!“為什么總在眺望?為什么沒有河流?/為什么天不下雨?干涸的海吞噬所有”,發乎尋常拷問,震耳欲聾,催人發嘆三思!《穿越的鐵路夢》里,詩人妙筆生花,神靈附體一般,軒昂高韜地與自己對唱,回顧和傾贊曾經萬千里穿越戈壁大漠的鐵路夢,熱烈贊美鐵龍洪濤的巨大作用,和當代經濟引擎振興、促進民族歷史騰飛深遠的貫穿力。聽他敘述“一道鐵路線豪邁地穿越,另一道三十年后會合/荒原哄動啊!讓每一粒沙子動心/鐵流的號子,讓所有人壯志成城/拉一線生態雨云,是綠色的一帶一路”,“長城擋不住住沙漠雄兵的鐵騎…/電氣化鐵路運載清明浩蕩的西北風/把狹窄的河西走廊變寬,鐵路延伸的地方,中國發展的方向”!

  情與愛的世界,是人類有生以來最美麗的風景和長歌畫卷。只因為寸節匍匐的莖根伸入太深,一個人脆弱的心臟如何承受得起住?社會廣義與自然相對論存在,空間領域細微現象觀察浮動和生活體驗的睿智目光,常常引發詩人的心理波動,由而反映到詩歌創作過程,詩人敏銳的感覺、情感和理智的反響,許多瞬間靈感產生的詩篇轟然出爐!如同于詩集中《愛是你我》(第五輯),《愛情未了》《有多少愛,我可以等》《一個人吃什么餃子》《今夜我穿過你的夢回家》《親愛的,你是我遠行動足》《既使成灰,心仍為你跳動》等大量篇幅作品,詩人以距離和空間為軸線,以明晰跳脫的主線條旋律,靈美多變的詩內蘊張力的語言,精心描述和記錄了個人心湖星河情感的漣漪波瀾之情景狀態,夫妻情戀的恩愛佳話,生活現實不可避免的糾結紛爭與矛盾沖突,最珍貴溫馨的歲月回眸,以及三十年來的傾心依偎和忠貞守候等意象場景,情節影像等逐一展現,作品詩維度、詩視野,達到前所未有的拓展,詩主旨得到極大升華……幽微洞明,燦若繁星煙霞,儼然是一幅幅綺麗妙曼,魅力氣息彌漫大江南北原野的情愛詠唱,一卷散發著親情愛意的醉美畫圖,撩人肝腸,沁染思癡……

  遍覽詩集《沉醉四海八荒》,納悶于詩人漠子何以以此為詩集主題?反復揣摩,終于明白了詩人是在以一個詩人的身份,感恩社會的一次次新生,歡喜愉悅的“寄物詠志”,傾心贊美了祖國母親無比美麗的寥廓疆域,贊頌美好家園,唱頌古國文明的“百年復興”、未來愿景和“中國希望”“中國夢想”的偉岸強大,日益高漲的民族情結優越性的空前驕傲與無限自豪!這在第三輯與第四輯《夢中的號角》中特別突出。

  捧卷遐思。佇立六盤山雪巔,勝攬賀蘭山闕,走馬敦煌永昌、漫行消歇古涼州雄關驛路,俯視河套大平原塞外江南米糧倉,曾幾何時“龍旗漫卷”“金戈鐵馬”,今日“絲路盛世,一路繁夢花開”。日新月異,飛速發展的山河巨變,難道不是當代文壇最具“史詩”性杰出的代表作嗎?!

  好詩是能讓給詩人帶來創作沖動的,好詩也是能夠與讀者產生共鳴的。讀漠子詩歌,啟發和感悟很多:當代詩歌未來更新的必由之路在于,詩歌傳情抵達的目的,形式表現的多樣化融入,在詩歌文本的秉賦中,輸入更多優秀的民歌曲韻旋律元素,給予當代詩歌注入空前嶄新的藝術活力,促成中國詩國藝術寫意一枝獨秀,立于世界先進文化之林。懂得了什么是生活的主要目的,將會樂此不疲地奉獻所有的真善愛美。只要種下一粒虔誠的種籽,就會有遠方的希冀收獲。

  面對復雜的社會風飚狂潮,凌汛冰融的一刻,詩人的堅守,需要努力打破枯寂困擾的自身環境束縛,突破現象困惑,追溯尋找夢想棲息的出發地,回歸樸質純真的本相。這一宏大隱秘的主題述寫,卻是典雅精致,言簡意賅,故鄉、母校就是他心目中最明亮的燈塔,親情、友情是他前進的動力,真摯的情誼是世上最寶貴的財富。而對此財富的珍惜,通過詩歌表達得淋漓盡致。有的語感輕捷吐快,音律動感明朗,整體詩句讀來率真而任性的口吻;有的詩酒火辣,道盡世俗人間難得幾回聞的殷切話語表白,火辣辣的情意蕩漾心扉,惹人癡迷繾綣縈懷,連綿不絕;有的則近乎風嵐過庭,纏綿悱惻,弄影三人,披肝瀝膽。漠子詩歌創作的匠心獨運與藝術魅力,更多的是關照和留意一面面俗常的鏡子,企圖掀開更多時光花雨和情景境遇,廣闊世界領域的私密空間潛意識的暗流浮蕩涌動,傳遞給讀者文化認知和深度交流……

  漢語言素詞表義有序的集結組合,現代詩歌創作的三大原則,即張力原則、反諷原則、復合原則層面上的思維邏輯構圖突破,重大情感內心活動的表征抒寫,生命氣場和人物形象的刻劃營造,詩感語言語義學符號元素的融入、消解、沉淀,變幻無常的詞格組合表現,將身陷現實沼澤地的詩人孤白和隱秘寫照,隨影如風的流露出來,繼而由此樹立起一座座詩的寫意豐碑,傳唱人間。

  此處,借用長安瘦馬談及現代詩人荒村創作時的一段話:詩歌的還原,也是人生的還原,脫去詩歌華麗的修飾,同時也脫去了人生的諸多繁雜,把詩歌變成了我們的日常與偶遇,紅塵看了或者返樸歸真,字里行間都能看到了一個更加真實而詩意的遠村。然而,漠子的詩里詩外,盡其余力之所能,展示了生活的主流回聲,創造了至性至美的文字篇章,盡現愛的世界情火如荼燃燒,畫韻風情迭起滌蕩,百魅回旋。

  一切藝術的來源和產生的唯一目的性,即與人類心靈智識互動交流,取悅精神和感觀世界的情愫感染,引發深度共鳴,促成和諧美滿的幸福人生。概括而論,漠子《沉醉四海八荒》現代詩歌集的問世出版,以全新理念詩論主導下的藝術詩寫形式,以全息領域空間的視野觸角呈現,以豐富多彩的風格描述與意蘊情境化表現,演繹和完成了一項空前未有的時代巨篇,當代詩歌文化意義和現實生活意義思想啟發舉足輕重。

  作為閱讀者、現代詩寫作的人,喜歡文化藝術學識休養和積淀。知識型的專業人士和一切藝術工作者,文化學者,愛好文旅長途之行的人,隨時隨地都可以找到她,利用休閑空間翻閱一讀,給予眼界視野上的開闊拓展,文化學識廣角層面上一定的有效補充與豐富幫助,想來會益處良多。

  最后想說的幾句話,鑒于詩集內容體量茲大和創作體裁信息包羅萬象,不可能一一詳解。故而詩作品解讀僅限詩歌氣場和情感藝術欣賞審美角度做一評估肯定和成效褒揚,詩論專業標準化評判不在此列……不到之處,謹請讀者評判!

簡介
詩人漠子、樵夫,本名馬樹德,甘肅永昌人,現居西安,就職于西安鐵路公安局。陜西省作協、中國詩歌、法學會、中國公安、鐵路、鐵路公安作協會員。中詩網簽約作家,鐵路公安作協簽約作家,多個網站平臺的顧問和主編。先后有四百余萬字的各種文學作品見諸于各級傳媒。詩歌獲過世界華人文學獎及世界詩酒文化大會獎、全國獎二十余次,散文獲得全國獎三十余次,報告文學獲得工信委首屆工業文學作品大獎賽長篇優秀獎。著有個人詩集《沙漠的吟唱》《沉醉四海八荒》、散文集《樂園》、報告文學集《為了高原的高鐵夢》。待出版文集多本。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