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詩人》創刊十周年紀念特刊初選目錄及序言

作者:《天津詩人》 | 來源:中詩網 | 2020-10-30 | 閱讀:

  導讀:《天津詩人》,一本接地氣的大氣詩刊。

寫在前面

“《天津詩人》創刊十周年紀念特刊”從征稿到初選編輯,歷時有半年之久,感謝所有關愛和支持《天津詩人》一路走來的社會各界賢達和詩友,感謝詩人陳克及他的團隊獨立編輯完成了這期特刊。
  “《天津詩人》創刊十周年紀念特刊”從下周開始將進入設計、排版階段,如有還想參與的朋友可在2020年11月5日之前將文稿發往郵箱:Luoguangcai@ sina.com
  “十年磨一劍,礪得梅花香”。時光無痕,《天津詩人》的十年,是把自己的根深深扎在漢語新詩的廣袤的土地上,吸納雨露;《天津詩人》十年風雨兼程,忠實地記錄著、見證著,竭誠地為漢語新詩鼓呼著、奮斗著。           
  將在2021年2月出版的“《天津詩人》創刊十周年紀念特刊”,和廣大讀者一起見證黃金時代的《天津詩人》。                                                                
  
    《天津詩人》編輯部                                                                   
     2020年10月30日

序言
陳 克/構建一座詩意的城堡

第一輯 閃光里程碑:滄桑的靈魂有了“家”

關于《天津詩人》詩歌讀本編輯部歸屬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為主管單位的申請

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關于同意作為《天津詩人》主管單位的批復
張元龍/事出于誠,即無不成
羅廣才/十年初相見,滿手已芬芳
胡元祥/可喜可賀有了“娘家人”
《中國青年報》等媒體報道/《天津詩人》交由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主管
楚水等/書法及賀詞

第二輯 致敬十周年:最美的歲月遇見你

楚 水/賀《天津詩人》創刊十周年
陳克鋒/刮骨療法
董貴元/敬
李偉/以慈悲抵達
萬春來/與詩歌一起飛(組詩)
李佩文/十年
劉紀娟/一個簡單的人活成了詩(外一首)
劉明祥/遠方的“詩”念
趙西雷/相見不晚
陳緒保/詩海導航有燈塔
鐵血寒冰/飛越的翅膀
羅方義/詞語之上的粒子聚變
二水哥/書卷多情似故人
孟憲華/一個人或多人的南山
周廖玲/從初相識到心相依
孫 杰/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周 波/年輕的使命

第三輯 致敬十周年:我們都是詩歌捍衛者

冰 峰/與詩歌談一場戀愛
梁 粱/ “莫名”就是全部理由
張 維/緣分重于天
陳泰灸/做中國最好的詩刊
張智中/小松已成凌云木
任彥鈞/ “兩重緣”
亞 楠/我們都是詩歌捍衛者
楊章池/相知互敬,共赴下一個十年
楊 角/十年舊事,萬葩千萼
景立鵬/詩歌刊物與詩歌命運
王振良/可讀•可存•可傳
梁 子/秒刪,這人忒狠!
林子薇/你本來就是詩
彭流萍/高擎詩歌火炬傳遞人間風雅頌
逯春生/別樣幽香在心頭
羅鹿鳴/ “湖南詩歌檔案”誕生記
羅 龍/相識就是緣
三月雪/一座山的守望
道 非/相遇是難舍的緣
丁 子/從一棵樹到一片林
黃 華/十年磨一劍
林元躍/說不盡的敬仰和感激
何攔偉/歷久彌新定是緣
何運平/重返詩海遇燈塔
胡慶軍/一些回憶和遙想
胡志松/種下詩歌緣,收獲新詩意
江 峰/好詩要“分娩”
梁 興/功與力
羅喬有/最美的遇見
羅秋紅/詩 緣
山 鴻/記憶的火花
譚 莉/熱愛可抵歲月長
王 欣/他的妝點讓更多人駐足
吳 浪/有溫度的“詩歌江湖”
吳萬生/我和廣才是“發小”
吳相渝/羅廣才的詩江湖,我的詩生活
武建華/《天津詩人》,我的良師益友
楊維松/ “最好的詩刊”有底氣
游明剛/大眼睛,大世界
徐傳洪/第一次約稿
余 數/像大樹,扎根詩歌沃土
張 輝/ “淘”出來的夢想
鄭萬友/詩的芬芳
文宇星/我和《天津詩人》有個約會
李 霞/我還以為遇到了騙子
杜吏倉/每個人都是一顆閃光的星星

第四輯 珍藏四周年:釀造一壇好時光

馮昭/《天津詩人》志
食指等/四周年賀詞

第五輯 真情反饋:每次回聲都讓人熱淚盈眶

王強等/讀者來信(上)
賴劍刃等/讀者來信(下)
陳易達等/書模及活動

構建一座詩意的城堡
——序《天津詩人》創刊十周年紀念特刊

陳克
  
  轉眼之間,《天津詩人》迎來了10周歲生日。正如襁褓之中的嬰兒,似乎昨天才呱呱墜地、邁出人生第一步,今天就奔跑起來,成了健康、陽光的少年。我們隱約聽到學堂的瑯瑯誦讀聲:“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谷,百獸震惶。”
  這是一份詩刊的成長,也是一個詩群的脈動。他們呈現了純粹的閃光的品質,也使一個龐大詩群與新時代建立了血肉聯系。
  因為文學,人間詩意彌漫;因為《天津詩人》,漢詩有了新高地。
  不久前,《天津詩人》詩歌讀本編輯部歸屬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主管。10年寒窗苦苦修行,終于喚來春暖花開。
  為了紀念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也為了更好地展望未來,“風雨十載,我和《天津詩人》”征文、書模征集活動拉開了帷幕。啟事發出后,編輯部很快就收到了雪花般的來稿,讀者共鳴之大、作者反應之快、征文數量之多,讓編輯同仁無比驚喜。
  編輯本特刊的過程中,我們一次次被那些樸實而深情的傾述所打動。不得不說,眾人見證了《天津詩人》的風雨滄桑和繁花碩果。這也印證了一個事實,優秀的詩歌文本就像金子,總有發光的時候。
  一位叫李淑芳的農村婦女掏心掏肺:“我投貴刊多次,一次也沒投中,可我還是不灰心,大有不到黃河不死心之意。老師說得對,我的詩歌的確不夠好。我是一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農婦,如果不是命途多舛,我也不會天命之年才開始在網上涂鴉。文字成了我精神上的唯一寄托。”字里行間,充滿了對編輯心血和汗水的感恩,也隱含著對詩歌的敬畏。
  詩人張維50歲寫下長詩《五十述懷》,微博、微信閱讀量十多萬人次,但因詩歌稍長未受某刊青睞。羅廣才不僅將其發在《天津詩人》頭條,還請6位批評家對文本進行深度剖析。張維慨嘆:“我把上半生最重要的詩作交給了《天津詩人》。”事后,有朋友問他,這首重要的詩怎么會發在《天津詩人》上?張維說:“緣分重于天,一首詩是超越個人、時代和具體的刊物之上的,但又活在個人、時代和具體刊物的機體里。”
  更讓我們動容的是,該刊總編輯羅廣才抵押了寶貴的年華,用詩人的良知和擔當扛起了獵獵飄揚的旗幟,為漢詩走向世界吶喊助威。淚水掉在地上,也要砸出一個坑,我們要做這樣的鐵漢子;醉心人間煙火卻拒絕銅臭味,這樣的“詩壇硬骨頭”多么珍貴!
  其實,羅廣才比我們更明白,數不清的褒獎、感恩,不僅僅是送給他一個人的,也不僅僅是送給《天津詩人》這份紙刊的。所有真正的好詩人、好詩刊,都是這個社會的良心,都是頂天立地的英雄。
  詩歌和生活,永遠惺惺相惜;生活和詩歌,永遠不能分離。
  一直以來,我們對“為什么寫詩”“詩歌的意義和價值在哪里”“一首優秀的詩歌應該具備哪些標準”等等,辯論不休。不同流派網上、線下各抒己見,甚至引發“口水大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詩歌寫作引發的“詩壇怪狀”“詩歌現象”,也屢見報端。許多詩歌報刊如雨后春筍破土而出,卻又因為這樣那樣的緣故很快銷聲匿跡。
  人們不禁要問:“詩歌怎么了?詩刊怎么了?詩人怎么了?詩壇怎么了?”
  眾聲喧嘩中,《天津詩人》亮出了鮮明的主張:“詩,不是寫出來的,是你的另一個靈魂的一種發聲,也不是人云亦云的一種文字的拼湊。其實寫詩就如說話,陳言務去!語不驚人死不休是一種,引人入勝是一種。無論哪一種,都要有自己獨特的、真實的、不說不快的表達。那些主觀的訴說,沒有個體生命體驗的文字只是一堆文字而已。詩是如夢忽覺,如夢忽醒,如仆者之起,如病者之蘇。”
  在多元化的世界里,任何一種發聲或存在,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和價值。有的詩歌理念或許有失偏頗,或許暫時不能被人理解和接受,都是可以理解的。而這,也正是世界絢麗多彩的動力之源。
  有媒體評價:“詩人,卻不僅僅是詩人,它應該、必須被‘謹慎使用’。因為他們背負的使命,絲毫不亞于任何杰出的文學載體。正如俄國思想家別林斯基所言,任何偉大的詩人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的痛苦和幸福深深根植于社會和歷史的土壤里,從而成為社會、時代以及人類的代表和聲音。”
  河南舞鋼李樓村的李松山,這位大山深處的牧羊者患病致殘,輟學后只能干簡單的農活,并以放羊為生。在多舛的命運面前,他沒有放棄對希望的追求,而是擰亮了詩歌的燈盞,觀照內心,走向新生。面對央視記者采訪,李松山樂呵呵地說:“有羊放,有書讀,有飯吃,有詩寫,我就覺得很幸福了。”這份豁達和從容,是詩歌賜給他的。他的從容和豁達,也像清晨的露珠,滋養了他的詩歌。
  美國“民族詩人”弗羅斯特的母親是蘇格蘭人,性格樸實無華,信奉宗教,非常虔誠,這對他的成長的影響很深。他每天到田野散步,欣賞大自然,采集奇花異草,構思詩作,回家后寫詩往往到深夜。半夜,他又要到祖父留給他的農場,擠牛奶。弗羅斯特既寫抒情詩,也寫敘事詩。他用口語寫作。他說,口語含有詩歌的節奏,即“口語節奏”。但是,這種看似平淡無奇的東西,一經詩人點化,就成了面目全新的詩歌。
  德國詩人、古典浪漫派詩歌先驅荷爾德林雖然一生漂泊和磨難,但是未泯他的故鄉情懷、赤子之心。神靈借助他之口,喊出了人們的心聲,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這是天籟般的聲音,是歌唱,也是絕唱。這和波蘭詩人密茨凱維支的觀點不謀而合:“詩人不僅要寫,還要像自己寫的那樣去生活。”
  阿米亥是猶太人,生于德國,后因民族獨立戰爭參軍,對德宣戰。他結過兩次婚,一生動蕩不安。阿米亥詩歌呈現的悲痛經歷,讓生長在和平年代的人感到了莫大的幸福,也因此對至今生活在炮火中的人們產生深深的同情。
  佩索阿5歲喪父,8歲隨母親從葡萄牙赴南非,跟隨駐德外交官繼父生活。17歲獨自乘坐赫索格號經蘇伊士運河回葡萄牙讀大學,因學潮退學。此后用外祖母遺產開過出版社,做過商業中介,酗酒、寫作,年僅47歲病逝,留下一大箱手稿。這個沉浸在文學世界的詩人,把苦難的命運和別人不可察覺的幸福,都變成了詩。
  愛爾蘭詩人謝莫斯?希尼在《個人的詩泉》中說:“我作詩,是為了看清自己,使黑暗發出回聲。”
  達爾維什出生于巴勒斯坦的村莊比爾瓦。由于戰爭,他從少年時代就被迫遷徙、流亡,晚年才回國定居。他被譽為“巴勒斯坦的情人與圣徒”,詩歌中傾訴了人民的不幸、人性、尊嚴。
  我國東北詩人李琦的詩歌平靜、樸素、內斂、淡雅、安寧、傷感而溫暖。評論家霍俊明認為,李琦總能在“日常細微之處撥亮精神的芒刺,進而又用情感和智性去擦拭、磨礪和消解……”她認為詩歌是真情實感的記錄,是懷念和惆悵,是回憶和感傷。她多次寫到祖母、祖父、父母,既有對親人的追思,也有對自我性格成因的叩問,讀來令人深思。
  詩人雷平陽說,詩歌不是高高在上的。如果詩歌真像人們所說的那樣,像一座殿堂,它應該修在山水的旁邊,村莊的大樹下,人們觸手可及的地方。
  詩人邰筐說,一個好詩人,他所用的漢字都是被他清洗過的,并隨手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印記。詩人與時代的關系,是一個逃票進入電影院,躲在黑暗角落里的小孩和大銀幕的關系。只有語言生出了翅膀,才能飛離地面飛離現實,找到那種輕盈的感覺。詩人要有大擔當,不對時代投懷送抱,而有寬容、隱忍和慈愛之心,猶如黑夜中的燈盞,疾病里的藥丸。
  農民詩人牛慶國坦言,他從來不會寫復雜的詩。但簡單的詩并不好寫,必須把繁復的生活刪繁就簡,選取生活中獨特而有代表性的一個細節或場景,并以舉重若輕的手法,以詩歌的形式呈現出來。這種詩的語言也必須是簡單的,或者叫做簡潔,簡潔到只有生命的溫度和生活的質感,簡潔到只有自己的體驗和真情,而沒有其他的雜質。“我一直以為:詩歌首先是寫給自己的,寫給自己的心靈,寫給自己的生活,然后才是寫給別人和社會的,然后才有其他的意義。”
  詩人郭曉琦說,在詩歌中,他是緩慢的,從容的,滿心歡悅和幸福的。他用樸素的筆調,描摹和敘述他的土塬,土塬上的鄉村,鄉村里的人和物,這是他真正的世界。
  詩人阿毛說:“我要我的詩歌有地氣、有體溫、有芳香、有血液;有我的、你的、大家的生活、夢想、愛與疼痛。世界有沙子,愛里有針,心存悲憫,字里有刀子和麻藥,有無盡的感恩和慰籍。更重要的,要有光。以詩發光!”
  詩人張二棍有著長期的鄉村生活經歷,談及寫作時,他說:“我們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寂靜而緩慢的鄉村,來返回,來守望,來存放和安排一些柔軟的記憶和另一些僵硬的記憶。”
  詩人陳克主張“說人話,寫深情”“用最明白的話,寫最含蓄的詩”;詩人小西認為,詩有時就是針尖上的鋒芒;詩人蘆葦泉則感覺,詩不是山坡上的一片野花,而是通過采集大量花粉釀造的一滴蜜。詩人阿華表示,好的詩歌應該是從血管流出來的,能讓人痛,能讓人憂,能讓人喜,能讓人悲,更能讓人得到寧靜和安慰。一首好的詩歌,暗藏著諸多玄機:像一棵茂盛的大樹,帶著枝條的剛勁、綠葉的蔥郁、花朵的芳香……
  說這么多,我們想要表達的,其實就是一句話:“寫不寫詩不重要,重要的要做一個詩做的人。”
  我們所要表達的,其實在兼容并蓄、成為漢詩寫作新典范的《天津詩人》里都能找到答案。
  生活詩意無處不在,詩歌就是生活。從平凡的塵世提煉出詩意,并以此修補、理療、矯正、撫慰我們的靈魂,是每位詩人應該做的,也是應該堅持的。
  當然,以讀促寫是個很好的辦法。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鐵凝在首屆東亞文學論壇演講時表示:“作為一個寫作的人,似乎也就在閱讀所呈現的不同重量里,找到了自己相對永恒的信心。”
  對于一個寫作者而言,閱讀和寫作,正如鳥的翅膀,失去任何一翼都可能會導致不平衡。如果你恰好有了一對翅膀,那一定是一位有福的人。
  《天津詩人》,已經進入了更多讀者必讀詩刊名單之列。
  說一千、道一萬,于詩人而言,詩歌就是安身立命之所;對詩歌愛好者或普通受眾來說,無論嘗試寫作還是閱讀鑒賞,都是一種可供選擇的快樂。詩歌和糧食、花香、鳥鳴,陽光、空氣、水分,沒有什么區別。
  《天津詩人》構建的,是一座詩意的城堡。
  她讓很多人由此懂得,詩歌就是我們,我們就是詩歌。
  
  2020年冬月
作者簡介

陳克,1976年出生,本名陳克鋒,山東沂南人,現居北京。作品散見于《天津詩人》《星星》《北京文學》等文學期刊和多種詩歌選本。著有詩集《母親的北京城》《父親的汪家莊》《北漂簡史》等六部。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