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片——2020年》(組詩)

作者:陸健 | 來源:中詩網 | 2020-11-19 | 閱讀: 次    

  導讀: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著名詩人、書法家、中國傳媒大學教授陸健新作快遞。


                 
想念櫻花
 
想念櫻花。珞珈山上的櫻花
東湖邊瘦瘦的櫻花
雖然身子弱,看起來含羞怯怯
它們卻是不肯抽泣的
 
疫情肆虐的季節,櫻花
還是掙扎著從枝頭挺立、綻開
怒放。怒放啊!每個
花蕊和花瓣上噴涌著悲憤
 
春天有時并不那么可靠
春天腋下有時藏著冷風陣陣
櫻花的美,櫻花的凜冽
 
東京都、愛丁堡,全世界的櫻花
都亮出不可凌辱的芳菲
它們的蓓蕾雖小,也是拳頭
也是對生存和主權的宣示
 
雖然珞珈山的、東湖邊的
櫻花病了,它們身子弱。雖然
很多書病了,周圍的很多人病了
 
  2020年2月27日。
 
路  過
 
從超市滾梯上來
見到那人,在擦落地窗
 
天空有污漬。他擦
濕痕依序排列,像簡單的字
像一些笨拙的筆劃
 
流云碰碰他袖口,移開了
他擦,時間的陰影。他擦
太陽昏黃,光斑搖著他的臉
 
他擦去自己的身形,臂膀
只剩一只手,持續搓動
 
他擦去了自己的手
只剩下大片的透明還在
     
  2020年3月25日。
 
每天,那條魚
 
那條魚躺在案板上
我刮鱗,剖腹,清洗,上鍋蒸
 
好像還是它
第二天又來在案板上
 
好像昨晚已將
一堆殘渣般的自己粘合,縫合
 
它大口大口喘氣
穿好波光粼粼的新衣,忍痛
回到河里
 
現在,它就這樣定定望著
蔥花,姜蒜,還有一杯土酒
 
 
  2020年4月22日。
 
有思想的貓
 
小灰別是一只有思想的貓吧?
這對它可不好
 
太太在廚房喊,小灰
你是不是又爬桌子了?
 
小灰跳下來,但只降落在
椅子上,挺直脖頸
頑強地盯著那幾塊豬骨頭
 
它想,為什么我只能
用桌下的瓷盒,你們
卻霸占鋪著條紋布的餐桌?
我一定要忍餓,等你
收拾完亂七八糟的灶臺?
 
四樓韓阿姨說,我們家二哈
堅決拒絕剩飯。要沖它吠幾聲
一定比它的聲音更壓制,才聽話
難不成把我們也當成了狗?
 
小灰沒出過門。它不懂
“人”的概念。并且它也同樣
不服氣。歪著頭,覺得
 
我們三口的“喵”聲很沒教養
我們呆笨地用兩條腿走路
并且我太太
連漂亮的胡子都長不出來
     
  2020年4月24日。
 
左手的書寫
 
詩歌這門古老的手藝
傳承至今,如此攝人魂魄
 
我把電腦推到旁邊,用手寫
我調動右腦的形象思維
左手,鉛筆——是我的工具
 
匯攏我用尖喙尋找食物的
艱辛,快樂時的癲狂
它們在知性感性的合謀中
生成詞句之花朵
 
被筆尖刺破的虔誠心臟
流著真實的血
我知道拙能勝巧。這飽滿欲滴
的果實,完全配得上贊譽
 
可我稍稍后退一步,它
竟然癟下去不少
我頓時被挫敗感淹沒
 
它把我推到
一個讀者的位置上。有點像
冰鮮層的格檔
 
它把我推到
比別的讀者更遠處
這殘忍的真實。這種
從屋子里走出來感到的公平
     
  2020年4月26日。
 
詞的尷尬
 
比如特朗普。不提他
這個人我不太喜歡
 
比如市長。官太大
那就比如科長吧——實詞
 
比如之乎者也——虛詞
——古代漢語中的除外
 
比如啊咦吆喝,需要參考
發出聲音的是啥表情
 
“媽的”的“媽”,實詞。那
“的”就不知所云了
 
“花錢”的“花”,動詞。常常
預示一種行為。而錢,也許是
 
巨款。但是在沒錢人那里
不是虛詞還能是什么?
 
奮斗怎么解釋?在抵達目標
之前不肯顯形,我眼花了
 
借您眼神使使。虛無也不仗義
讓哲學拖著鼻涕跟在它后面
 
詞是重要的,重要到指陳萬物
的程度。虛實卻曖昧不清
 
它歡欣或痛苦,糾結或焦慮
看它和別的什么詞結伴而行
     
  2020年4月26日。
 
周末生活
 
太太觀賞電腦的亞洲電影
兒子在手機上瀏覽歐洲科技
干脆,我捧起一本寫美洲的書
 
我們一家三口,就這樣
把世界抱著,把世界狠狠地愛著
 
屋子很安靜,天氣也晴好
中午了,誰也不抬頭
誰也不提做飯的事。就這樣愛著
 
好像要比一比耐力,比比
亞洲,歐洲,美洲
誰最能抗住餓
 
  2020年5月11日。
 
隔壁兜兜
 
兜兜昨晚做了個夢
剛起床,天就黑了。窗前
迷迷糊糊的流星滑下去
空氣中飄著魚眼
很多國家的食品柜里擺著節日
竟然沒一個不是兒童節
高樓長得像褲子
腰帶上插滿旗子
每個班的數學課代表——
銀行家,最賣萌。4加4
老師讓它等于幾它就等于幾
男人女人攀比新玩具
瞅準機會,大個子
就搶鄰桌的零食
那只背著花朵的鳥
在扯風箏。云彩在叫
街道上的人,真多
他們穿過房間
有的領到兩顆糖,有的三顆
有的領到一張糖紙,包著晚安
       
  2020年5月26日。
 
巷口在前面
 
街巷如空空的褲筒。時間在走
急緩如呼吸。如等待,卻不肯停留
 
只有長短節拍的音樂,飼養聽覺
更多是消失無聲,啞默
 
我確信,憎惡來過,熱愛來過
寬容也來過——它很失望
因為所有人都不配得到原諒
     
  2020年6月8日。
 
蓓蕾狀病毒 
 
大家都這樣了。還奢望寫一首
無可挑剔的詩多么不合時宜?
惶惶不可終日,似乎是定數
我查查《黃帝內經》。隔七八年
來一次,雖然并非好主意,卻
只能認命。睜大眼望著自己能否
見到明日黃昏的人,豎起耳朵
一聲咳嗽絆倒一個勇士。盜賊
最想做的,是把自己身體里
的病毒盜走。破折號的病毒
蓓蕾狀的病毒,視覺上殘酷到
足以讓馬其頓方陣丟盔卸甲的美感
奔跑的、逃跑的、人們粘著
泥土的鞋子沒能追得上的病毒
高超音速飛機無法追上的短跑
或長跑名將。他不停下,終點線就
沒有意義。他說,我毫無興趣
與一向自命不凡的諸位有所交集
我是這星球上比人類更早的客人
她說,我有我的生存權。如同你
它說,慌慌張的人們啊,你是誰?
大亨與流水線上的工人要算算賬
看誰欠債更多,誰的價值是負數
對于我們,那第三人稱的病毒
它們對自己可是慣用第一人稱的
人稱和對錯一樣,是個偽命題?
顯微鏡下才肯露出面目,人們視力弱
寬恕人類吧。病毒生活的妥妥的
它有時不幸落在你我的道德上
指責是弱者的專利。強者忙顧不上
章魚用整個身體呼吸。想知道真相
永遠需要你多活一刻鐘。黑手黨和
拆白黨。你熨得平展展的燕尾服
后背上的風雨飄搖。昨夜生死之戰
勝出的是我?另一支球隊?或僅僅
是那只被踢得鼻青臉腫的皮球?
現實,達爾文和霍金彼此的問候?
以前與未來,都可以成為
  2020年初
的一天。發現,發布。成功和恥辱
誰的胳膊更粗?更堅挺?黃金,美元
石油,多巴胺?帝國榮光像疊皺了
的床單一樣給放進櫥柜?永恒
是思想的事情,肉體可不聽那一套
過于流暢的詩歌遮蔽詩歌
括弧像購物筐把行為概括了進去
被涂改的臉。他看見一個自己倒下
又一個自己掙扎的不堪之狀。所謂
榮譽的冠冕還在喂養一代人的野心
天地大慈悲心。咀嚼的動作
有時突然停止一下,老者的額紋
輻射在嬰兒面部。腸胃的哭鬧,如
樂隊的新手練習著意識形態的銅號
真理是除此之外的選擇性遺忘
馬爾薩斯出現在闃無一人的廣場
一陣腥風從中世紀刮來。萬人災難
早餐的洋蔥頭和預言?以往的死者
四處穿行。實驗針劑培養鋒利的
見習護士。某某音樂大廳為椅子
為燈光演奏。蠱惑。胡言催生亂語
他們責怪活著的人動了他們的細軟
天空剛濯足,雄鹿的角枝體驗疼痛
舞干戚的刑天的威武再次出現
口罩,防護服。人類在行動中
有什么冒犯了他們肺部、肝部的
城池,他們的等等要緊部位
還沒學會和病毒和諧共處。地球
頭上的虱子。理性工具。反邏輯
國情咨文。被倒過來宣讀的
救世主張。石油定價權。英雄主義
的夢想,比金帳國、奧斯曼帝國
膨脹的夢大的多。股票正上漲呢
也有熔斷,切香腸般地切入
這次冠狀病毒放馬過來,也并非
趁亂掠陣。歲月拉下臉。一千位
科學家圍繞一個危險的沉默敵手
提出厚厚一摞讓步條件。疽癰
創面。身體亮燈的部位。中醫
所說的炎癥。冰川的并發癥
潛能,其實活著已純粹僥幸
維生素,延緩衰老的阿司匹林
 
  2020年開端,人類與冠狀病毒
能否算作一個階段性命運共同體?
對化妝術和美容業的批評
實驗室。中東交火,認死理的
準星,隨意閃亮的將星。大官
和器官,樹葉和肺葉,果實和硬塊
這次大瓦罐不幸只能裝到小瓦罐里
人和病毒,很難說是哪個方程式
入侵了哪個方程式。變異。代際
誰是乞丐?誰的帽子里竄出蜥蜴?
舉起的手多過投票的手。誰在禱告?
誰以善良的名義領取賞金?信仰的
頭顱,布滿街道的便帽。明天是
不穩定詞。抗體如電子車票
除了寂滅,別的基本都吧唧著嘴
嘗試過了。繪畫在墻上發表演講
海里的生物,你不懂而已。一把
尺子,從這邊開始丈量是自由
主義,從另一側開始是極端主義
烏龜背著水井它自己渴死
北美、西歐,印堂發亮的政客
眼珠轉動輪盤。或者大神,巫師
或者強盜,船頭的旗幟上飄揚著
鋸齒。膚色,種族,來自不同星球?
名詞爬滿修飾語的銹漬。贊美與問候
更適宜短句式。一些人的心臟和
下體同時緊縮抽搐。思維脈絡
斷裂式。分餐制。啞劇。撕紙的
聲音,撕毀支票和撕毀債務的企圖
朝前走同時朝后走,時間是筷子
的彎折,湯勺磕擊湯盆中豬腿骨的
聲音。音樂怕了它自己。恐懼中
透露出的希望的秧苗——草色
遙看近卻無。誰的力量顯露
好像鯨魚露一下脊背?福音書安撫
圣經里的末日審判,每天。每天
可是,容我把面前的晚餐吃完
把嘴角的湯汁擦擦干凈。不掉一個
飯粒,在這饑餓的地圖上
         
  2020年5—7月。
 
虛擬婚姻
 
很多意料不到的事發生了
那么意料到的是否就不發生呢?
 
2120年,我青春英邁
準備拼足力氣談一次戀愛
當然那時候,不少人網絡婚姻了
 
她皓首明目,編程設計般的
善解人意。我們就緊鑼密鼓
過起了從未謀面的婚姻生活
 
感覺像如膠似漆的伴侶一樣
不過在網上。異性之間的親密
動作,無非這個那個不及物動詞
 
抖音,直播,感官主義的她
通過伽利略程序,表達更肉欲
使我儒家道家的含蓄有所不適
但繁衍后代,在契約條款之內
 
對方說,生個天下頂漂亮的
我說,凡帶個“頂”字,都
比較可疑。還是普普通通踏實
 
對方說,生聰慧的。我說
人類太聰明才把自己整成這樣
每個人都細瘦成了一條信息
像拖著長長尾巴的綠豆芽
 
夫妻見面,全免。荷爾蒙順著神經
集中在指尖——點擊。急速頻率
乃至于兩點之間的直線
都不是直達,都像歪曲
 
彬彬有禮的爭執無休無止。一次
忍不住罵了娘。當然,罵娘和
罵計算機沒什么區別。我想想
還是不夠紳士,就刪掉臟話。鼠標
點錯了位置,黑屏。就這樣不小心
把自己這個人從地球上刪除了
     
  2020年7月11日。
 
彼得的禮拜日
 
守林人的兒子彼得
明天要開學了。他要寫
假期的最后一篇作文
 
斷斷續續傳來——父親
在隔壁木屋里的祈禱聲
 
寫自己的真實想法?老師
教導過。但真實是什么呢?
墻上掛著一幅地圖
 
猛一看,地圖像花花綠綠的
草地。再猛一看
地圖像一張布滿癬疥的獸皮
 
彼得的真實想法:到火星生活
沒有夜晚,白日挨著白日
這樣,游戲的時間更多
棕熊改了騷擾人類的壞脾氣
一按電鈕,病毒四散奔逃
 
他還沒想好,是自己去
還是帶了鎮上的卓婭
和她臉上的雀斑一起
 
他的手持續忙碌在
復雜的儀器和操縱桿上
這樣,他愛咬指甲的老毛病
也沒有機會再犯
 
  2020年7月20日。
 
十二背后
 
大山里的一個孩子
那個六指男孩
九歲了,連書包都沒抓住
他還能抓住什么?
家里窮,父親生病
一個人能用手背抓住什么?
 
  2020年7月20日。
注:“十二背后”是貴州一個山區,過去很窮,失學兒童甚多,現已大有改觀。
 
抄襲
 
我的小兒子在寫作業
把書上的字抄在本子上
抄著抄著抄成了他的哥哥
抄著抄著抄成了我
 
我把畢業感言抄成了就職演說
抄成大學課堂的講稿
讓幾百上千的學生跟著
抄人生,他們的路途
他們所有的不甘心
都要由別人打分,給生活打臉
然后相互抄襲苦澀的表情
 
但是不要把網絡抄錯成病毒
把和平的飛鳥抄錯成戰爭的
飛彈。盡管把一位美女抄成
龍鐘的老太太在所難免
 
鐘表嘀嗒的聲音不得不重復
枯瘦的布滿老年斑的手
和拐杖之間有一個抓握的動作
 
金融家抄數字,總統
模仿前任的簽名
河流抄襲水海洋抄襲藍色
這星球是誰的復制
黏貼在太陽系一角?
 
  2020年8月4日,東營。
 
大阪小說
 
小說是小人物的言談。小說
是坊間的閑言碎語。除了
以休閑散淡為業的人們,誰聽?
(我是個懷疑論者的中國學人)
 
據傳這小說曾被不經意封存
——幕府時代的檀紙酣睡
兩個陶罐對口合閉。它在廣島的
稻田、長崎水邊埋沒,幸運躲過
核彈爆炸的灰燼,輾轉流落
(故弄玄虛?酷炫?賣萌?
它命中注定的流傳所為何人?)
 
東亞大陸像簸箕簸谷糠那般
面朝大海,列島無根漂泊
海面凸起的條片狀陸地。宿命?
暗示火山爆發般難以測定的
諸多可能的結局?問句?只有問句
(歷史地理,有時被如此粗暴地
簡約,筆者頗含憤憤不平之意)
 
主人公在攀登文字的山巖,那山巖
陡峭到足以將人的五官與常識削成平面
模糊不清的臉。那人行走,途徑
古埃及、希臘城邦、弗洛倫薩,馬德里
柏拉圖與孔子典藏,雙輪馬車,鞭梢
指著所謂賢者智慧的各式面具。我在
那些早熟的宮廷內扮演過侏儒和小丑
(插圖:一個猙獰骷髏的旗面
世紀們,紛紛然從那空洞中穿過)
 
蒸汽機起初沒什么,相比它后來的
不可一世。計算機,精密儀器,刻光機
一納米和一光年也許同樣遠。強權
黃金。貶值于債務債權轉換中的貨幣
(文中夾雜像是量子糾纏、量子疊加
的若干公式,類似外星的字符)
 
哲學由康德的星空到中產階級趣味
共和體?民主制?NO!美利堅
匆匆過客的角色已無懸念。正手反手
雅利安人的機會也不再有。民族輝煌
上天賜予一次已是福分。土象星座
與海王星正形成吉兇交替的漂移的夾角
風,微風走著走著走成颶風。走成無
美感?或許?(想象。認知。猶疑
在此,作者與筆下人物發生了齟齬)
 
那戴缽卷的男人,穿和服的男人
在火山巖屑上眺望,用海嘯日日淋浴
試把命運像旗桿那樣握在手里
天空破裂,魚群兇險。除了馬里亞納
海溝,仍有無數海溝饑渴蟄伏大洋深處
是否伊豆舞女因此手腳輕慢
表情略略呆滯有所思想?危機感的
波浪將不斷拍死優越感的波浪?
喇叭口狀的火山口嘶啞,噴吹著殘霞
(S=logW。神秘的公式?民族的
選項?為什么下面加了著重號?)
 
我在唐朝最好的時代學習了長安
倫敦華盛頓暴漲之力量——汲取
我的血脈已輸入足夠生長。資源之爭
宗教的仇殺最終圖窮匕首見。種族屠戮
生化戰爭,基因突變?世界肌無力,誰來
扶穩她的身軀?腐敗的大地,烏合之眾
讓人信與不信都感覺一場慘敗的信仰?
剿滅時而等同拯救?誰徒然翻著眼白
翻不完黑夜?情義無價,無價就是不值錢
關公的青龍偃月刀也做不了三國的
開顱手術。問號如戟,曾砍倒無數人
(作者的敘述語氣愈加強硬。慢
將成為快,輕航母將升級為超航母)
 
那斜體字寫道:不遠了。要來的終須來
我的陶罐,我深淵般的書寫,只有我
全部的血液才能為它贖身顯形,必將曝出
眾人的罪惡與顫抖。和我有緣的讀者
人類啊你在何處的危險中平安?
數億年,幾多文明自戕隕毀?排著隊
彳亍而行。盡是些找不到出路、沒出息的
文明形態。今日之高貴且卑賤的地球生物
能否延續?能否比以前稍稍出息一點——
比小腳趾還小的一點?(這詭異之作
居然完稿于——我染疴歿滅的2044年)
 
  2020年7月底至8月初。
 
大城市
 
軟塌塌的,萬籟疲軟的夜
星散的燈火強撐著懵懂。如同
千百枚舊勛章別在赤裸的肚皮上
城市睡著,血肉的創口猶自言說
 
財富,美貌,夢話里它拼命沖撞
 
城市的晨接著就到。再次忙不迭
充血,勃起。脈搏不能梗阻,前列腺
不能發炎,報紙不能缺少頭條
鐵定憋著勁一直堅挺,在整個白日
 
也是冒了從此不舉的風險
      
  2020年8月17日。
 
是夜飲酒
 
明天是我的生日
六十四歲生日,不可無酒
 
第一杯,敬我父母
帶我來世上,苦吃蠻作
我面朝西南——洛陽邙山方向
再拜,流下熱淚行行
 
第二杯,祝我妻子病體康復
有力氣把笑意和菜肴一道端上桌
兒子能從游戲機里趟水上岸
賺個比我稍好一點的人生
 
第三杯敬我的朋友,尤其是
被我無意傷害過的人
我內心的感激和痛苦膠著
我的誠意,比這酒杯更滿
 
敬天地之大,使我自知渺小
大,取我所需。我因為小
而不至于慚愧到沒臉活下去
 
最后我要向酒敬酒
美好的夜,英雄的膽
你給過很多人。你慷慨
從不介意我把滿滿的杯子喝干
從不罵我是個酒鬼
 
  2020年8月22日。
 
時光從四面八方涌來
 
腳跟追著腳跟,時光正從四面八方
朝這里涌來。還有天空,還有
大地的方向。飛鳥,飛毯,飛蛾
 
飛鳥一面飛一面為自己的叫聲數數
飛毯飛著飛成了飛機。飛蛾撲向火堆
春秋的輪轂,也許比唐朝的五花馬
先到此地。長安如今叫西安
地球把腳藏起來,用頭顱走路
 
山魯佐德的嗓音不停傳遞著。今日
恰好是第一千零二夜。瑞士手表和
大本鐘旁邊的天文臺仍然堅持自己的
時間概念。普林斯頓實驗室保留加速度
 
只有道義和信用躊躇不前。它們伏在
時光的巨大翅膀上,有的摔下去
有的借勢斜線而行。各種顏色、形狀的
時光,有的以我們為食物,有的
飼養我們。我們正常,也許奇形怪狀
 
蘇格拉底的木桶重新在電腦里出現
我們在一次論爭中打了兩個敗仗
娜拉出走時啪地一聲把易卜生的書
合上了,她回不去了該怎么辦?
 
孔德走錯了路,他的名字和姓氏
不小心分開時遇到獸醫給國王看病
2022年來時,繞開一位物理學家
的燒杯及其真空環境,證實正義
與道德離開空氣也是無法存活的
光陰永遠找不到屬于它自己的座位
 
不休息。巴伐利亞的蜜蜂
準備好了狙擊UFO的編隊集群
吃白飯的顫巍巍的和平。我們
餐桌上的食物正被反芻成經驗哲學
一條消失的撒哈拉沙漠的昨日河流
纏繞在被黜公主的手腕上
一位印第安射手單膝跪姿,瞄準
黑暗中我食指和中指間的煙蒂
 
核反應堆注入燃料。埃及長老
探頭看到芯片,把頭縮了回去
河外星系的箭簇也向這里俯沖
萬億天體被微縮進幾顆人造衛星
 
發現鱷魚豆牌美膚膏,高位截癱者
運動器,價格裹挾著價值奔跑
一條魚長在另一條魚的尾巴上
排列千里以至于河流。夕陽
在一匹大象的殘軀上化成膿血
火山準備了巖漿的行囊
 
回憶偶爾切斷自己的退路。假設
如此壯觀,艱難。還有一些美好
和叫賣。一只青蛙懊悔,已經
把千年前那片池塘吹成氣泡
公孫龍自言自語:白馬非馬
重復到累了,干脆翻身騎了上去
 
產自奈良的無良印品。轉基因
轉動著,玉米轉成財富收割機
面對所謂的錯誤,人們晃了晃
隨即站穩了自認為正確的立場
阿姆斯特朗的一小步,人類的
一大步。關鍵是——必須邁步
超音速,光速,統稱飛速。代價
為了明天的B付出今天的A
 
尤奈斯庫繼續用他的臺詞
把又一批歌女剃成禿頭
靡菲斯特的靈魂找到宿主
他的身軀橫著豎著在街上飛
像空中潛水艇。沒有不可思議
時間的繡花針假如足夠多
比大刀更厲害。莫非注定如此?
 
假如“莫非”是一個人的名字
那么我們呢?前輩們是消失
還是隱藏于我們的一舉一動中?
或是來自明天的
混跡于人群的不速之客?
 
時光,你以往隔三岔五地
流來,如今結伙破門而入
把窖存的善惡之酒——那波爾多
或某處的酒桶木塞沖蕩而開?
陽謀在醞釀中,陰謀附著在
葡萄表面,也能稱得起上等原料
 
時光涌來。急匆匆黑著眼圈
鋪設更多目的地不明的航線
安檢,登機,把云彩割下一塊
未來就是人總想跑到自己的前面去
 
我所保留的無用之用的憂慮
已經快用光了。是的,迅猛
向著這里踩油門,向著這一刻掛擋
公平不是這個星球的事,和初衷
時間之箭只射中了可能的靶心?
 
快了,疫情的、糧食危機的車
越造越美觀。人們呼喊著烏拉
也忙于走進戰火和饑腸
大地上所有的鐘鼓將同時敲響
放射游蛇似的無數神秘裂紋
 
那位傷風許久、鼻音過重的元首
——當代西塞羅,褪棄古羅馬風度
靴底朝上從演講桌上下來
一個主義和圍著它的主義們毆斗
抽象、邏輯,只剩半張皮
事物的搖椅壓垮在它軀體上
 
未來的速度比回憶的速度更快
水的腳力火的腕力都要拔頭籌
科學之手深入微生物臟腑地帶
也深入自我細胞內部。映照
半邊臉哭半邊臉笑的尷尬表情
夾雜俠骨柔情的半新半舊
 
意義在哪里?無數新近發明
早已瞄準眾多腦袋里的猝不及防
物質和暗物質,反物質卻不是精神
火箭彈,太空艙,防毒面具
享樂主義分子駕駛一只海綿拖鞋
滑向天際外。純粹。逃亡。有個
中國詞叫遠遁——比較文雅的貶義
 
聽覺把鳥鳴拉成絲,絲綢的“絲”
士兵失去國土,只守衛手中的槍
金錢多得銀行放不下,堆到病房
堆到貧窮的口袋中,堆到摹仿的
摹仿里兀自嘆氣——何不順應民意
換個不傷人類自尊的說法?
 
時光帶著更多未知強行進入
快了。我的眉頭緊皺又松弛
松弛又緊皺,種植鮮花和苦菊
只能說走著瞧,多走幾步,試試
快了。快了。廣場上那尊塑像
雙手抱拳,拳眼中擠出沖天噴泉
又像舉起舞蹈著無邊欲望的火把
 
強勢的、驅趕地球流亡的時光
唯獨無法顛覆一首憂郁的詩歌
 
  2020年8月22——24日。
 
簡介
陸健,祖籍陜西扶風,1956年出生于河北滄州,在河南洛陽讀完中小學,南陽插隊4年半,1978年考入北京廣播學院,在中央電臺、河南省文聯曾有任職,現為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殷商文化學會會員、中國傳媒大學書法學會副會長。曾出版文學著作19部,獲多種文學獎,有作品被譯為法、英、日文,有作品被收入《中華詩歌百年精華》等書。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國文化報》、《文藝報》、《中國藝術報》、《書法報》、《羲之書畫報》、《大公報》、《澳洲新報》,《榮寶齋》、《讀者》航空版、《中華兒女》海外版、《中國書法》雜志等發表書法作品近百幅,書學文章多篇,有作品被青海省博物館、山東省博物館、青島市博物館、湖北省博物館等文化機構、美、加、澳、日、韓等國與國內知名人士收藏。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