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天詩集《一個詩人的祖國》由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發行 ?

作者: | 來源:中詩網 | 2021-02-21 | 閱讀:

  導讀:曹天,1968年生于蘭考。當代著名詩人、作家、法學博士。出版《天下英雄》《大地交響》《落草為寇》等著作七部。有詩文入編大學、中學教材和各種文集。曾獲《人民文學》年度獎和中華詩詞大賽金獎。2012年入選《劍橋世界名人錄》。


書名:
《一個詩人的祖國》
作者:曹天
出版社:人民日報出版社
定價:36.00元
 
作者簡介
曹天,1968年生于蘭考。當代著名詩人、作家、法學博士。出版《天下英雄》《大地交響》《落草為寇》等著作七部。有詩文入編大學、中學教材和各種文集。曾獲《人民文學》年度獎和中華詩詞大賽金獎。2012年入選《劍橋世界名人錄》。

莫言先生為本書題詞

賈平凹先生為本書題詞
 
回望故鄉
         我出生于河南省蘭考縣閻樓鄉王玉堂村——一個緊鄰黃河故道擁有1000多人口的自然純樸的小村莊。 聽母親說,生我的那年夏天特別熱,又是個饑荒年, 人們把能吃的全都吃光啦:榆樹皮、槐花、地里的野 菜 正在哺乳的母親不可能有什么營養品,能塞飽肚子就不錯了。
         我是家里的第一個男孩,上面有兩個姐姐,按照 農村的習俗,自然受到父母親的寵愛,什么事情都由 著我,什么好吃的都留給我。大姐讀到初中就輟學了, 二姐就沒有上過一天學,她的主要任務就是背著我在 街上玩。后來,二姐說,那時候背著我,手指頭都背 出了繭子。可以說,要是沒有姐姐的疼愛,我至今也 不可能寫出一行詩歌。
         我的父親是位教了一輩子書的教書匠,他給我一 生最大的教誨就是萬事不求人,全靠自己努力。慈祥 的父親從來沒有打過我們兄妹五個中的任何一個人。 母親是位種了一輩子地的農村婦女,省吃儉用,對子 女的培養傾其家庭所有。那年10月,我領著母親到鄭 州五院看病,醫生寫病歷時問我母親的名字,我問:

         “媽,你叫啥名? ”醫生笑了。
         “媽媽”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名字,偉大的竟然讓 兒子忘記。在這里我鄭重寫下我母親的名字:郭存芝。
         我兒時的伙伴,他們大多因為生活的重壓而面容 蒼老,偶爾回家見面,少了親密,多了隔漠,一時竟 找不出共同的語言。童年于我是酸楚的記憶,然而饑 餓的童年也有快樂,和伙伴們一起爬高上堤,偷瓜摸 魚。上小學報到時的男孩都光著屁股,赤身裸體挎個 大花書包。用現在我女兒曹燦的語言表達:簡直酷死 啦!多情的故鄉呵純厚的鄉親,你們給了我一生多少 溫暖的情義!
         后來,后來,我走進了水泥森林構建的城市,離 家越來越遠。再也聞不到泥土的芬芳,看不到那一樹 樹搖曳的梨花、杏花和遍野的油菜花;聽不到盛夏的 蟬鳴和天籟般悅耳的蛔蛔聲。家鄉人見我也多在報紙 上,或電視屏幕中。商務的繁忙讓找我的電話也多是 助理小姐的聲音:“曹總不在,請問您有什么事兒? 客客氣氣卻又分明是一堵墻。”
         我懷念鄉村,從來也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城市人。 雖然我們的公司為城里人建起了一棟棟高樓,千家歡 樂,萬家燈火。但我總認為,這是別人的城市,與我 無關。
         在波音飛機上我懷念家鄉吱吱唱歌的牛車;在與 達官貴人燈紅酒綠時我懷念童年的窩頭;在西服革履、 舉止優雅的交往中我懷念兒時看黑白電影時的有淚盡 情的流、有話盡情的說……
         如果有來生,如果來生真的是一個太平盛世,沒 有這么多的苛捐雜稅,層層盤剝。我愿意從事以下三 種職業。
         一、農民。娶一個大字不識一斗但心靈手巧的媳 婦。在一個農家小院里與她廝守一生,日出而作,日 落而息。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太陽是 個大鐘表,月亮、星星、白云就是天上最美的畫。農 閑時曬曬太陽,看著她繡花、納鞋底,和她有一句沒 一句的說話。孩子想生多少就生多少,白天打打鬧鬧, 晚上,大桐樹下,一張涼席,躺的橫七豎八……
         第二個理想就是在鄉村做個中醫。左鄰右舍,三 里五莊,誰有個頭痛發熱,急病發作,都來請我。我呢, 不慌不忙,不緊不慢,隨手抓付中藥,或扎上一針, 三五塊錢,手到病除。時間長了,年紀大啦,名聲也 大啦,就變成方圓多少里都有名的老中醫。
         特別是天寒地凍,風雪來得驟地夜晚,白茫茫地 四野中,前面有人打著個大紅燈籠,上書一個大大的 “曹”字,我與病人家屬深一腳淺一腳在雪地里走著。
         看到這個大紅燈籠,鄉親們就會說曹老先生又出診啦, 這么大歲數啦,可別摔著他老人家!
         第三個最空靈的理想就是當一個和尚,一個云游 僧。踏遍名山,訪遍大仙,吃吃野果,喝喝清泉。無 家無口,自由自在,游手好閑。好逸惡勞,靜坐參禪, 想想今世,念念來生,敲敲木魚,撞撞銅鐘,美女來了, 眼都不睜……
         看到這兒,會有讀者罵我,曹天這孫子,吃飽喝醉, 凈拿窮人開涮。親愛的讀者,也許你真的不可能理解, 誤入商海十余年,我真真切切的累了,對城市麻木了, 厭倦了!沒有多少激情可以燃燒了,所謂的青春歲月 就這樣一天天地溜走。每天從事著自己并不熱愛的商 人職業,而有限的金錢總是比快樂多。常人所需要的 富足體面,于我實在沒有太多意義。
         從來不曾幻想過大富大貴,從來不曾以成功人士 自居,人前榮耀,衣錦還鄉;從來不曾摧眉折腰事權 貴,狗眼看人低;從來不曾忘記自己是一個詩人,不 因行色匆匆就忽略親人的溫暖與朋友的關愛以及春華 秋實的美麗。所有的,所有的支持與愛護,點點滴滴, 都銘記在我的心里。
         對人生,我有太多的遺憾。對世界,我有太多 的不滿。但我依然懷著一顆感恩的心:感謝五谷雜糧 給我熱量,感謝月亮給我柔情,感謝太陽給我肝膽……閑暇時讀書寫作于我是最好的休息,也是與我自 己的心靈對話。我的血脈中流淌著故鄉的河流,我的 文字一如我家鄉人的性格,有啥說啥,不拐彎抹角, 不扎圈騙人,河南人說話,干凈朗哩脆!只要你們喜 歡我的文字,我就一直寫下去,喜歡的李玫唱的一句 歌詞送給你們,“有你就有好心情,就象夏天吃著冰 淇淋”……
 
責任編輯: 馬文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