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況:《序李錚長篇小說《千里之外》》

作者:張況 | 來源:中詩網 | 2021-01-16 | 閱讀:

  導讀:張況,著名詩人、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廣東省作家協會主席團成員、佛山市作家協會主席。

  李錚忽然殺入佛山作家隊伍,成了一匹“黑馬”,他一聲不響就弄出個23萬字的長篇小說來。“扶貧”題材,杠杠的正能量。這讓我吃嚇不小,興奮之余,也有些腦筋轉不過彎來忽然對不上號的感覺。

  李錚是搞經濟工作的,而我是文藝工作者,雖然都在同一個鍋里夾“餸”吃飯,但由于分工不同,我與他平時甚少交集,頂多是迎面“相撞”時默聲點個頭的緣分。我不能不承認,此前我確實從未讀到過他的任何文學作品,有則由此始。他忽然抱個“長家伙”出來,我心里其實挺替他捏把汗的。

  在我有限的印象中,李錚一直活躍在經濟圈,文學圈從未見他“熊出沒”過。也是的,不同的圈子,井水河水、大路迢迢各走半邊的關系。李錚的小說就像大老遠的從經濟圈朝文學圈的水面飛過來一塊石頭,頃刻間泛起一圈圈萌態可掬的漣漪,蕩漾開去就是我樂于見到的一個頗具“震級”的“黑天鵝事件”。作為文學“新人”,他擁有我這個老兵最誠摯的祝福、最熱烈的歡迎。

  在禪城,李錚是個妥妥的大“帥鍋”,近1900mm的“海拔”,在不少人面前一站,都要高出“半座山”來,器宇軒昂的西北漢子,眼前架一副黑框近視鏡,似此令人“仰視”的“優良品種”,他難免會成為飯堂的一道雄性風景。

  斯文。慎言。埋頭干活。一副專心致志的敬業樣,怎么看,他都是“隱蔽戰線”的好同志。

  多年前有人告訴我,李錚是經貿局的領導,加上偶爾也能在區內一些刊物上看到他的名字或瞄一眼他寫的經濟類文字。一來二去的,也就知道了他的存在。

  前幾年,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見李錚在飯堂里顯山露水了。后來才聽人說他被抽調去搞對口“扶貧”工作了。讓搞經濟工作的人去從事扶貧工作,我想區里該是用人之長了。對口幫扶點有個精通經濟工作的人在張羅,扶貧工作自然會順很多、有底氣許多、成色也會靚麗許多。數字要講良心,有滿腦子經濟數據的李錚在為扶貧工作忙里忙外,對口幫扶自然會平添不少希望,這是好事,我樂觀其成,為他點贊。

  從事扶貧事業瞬逾十載,李錚現在的職務是佛山市禪城區扶貧開發辦公室主任,華南農業大學經濟學碩士畢業的他,干出了不少可圈可點的業績。這點自有公論,無需我再狗尾續貂為他貼金。我了解到,李錚在國家和省市級各類核心期刊上發表經濟論文已達數十篇之多,看來在業界,他早已是佼佼者了。毋庸置疑,他對扶貧工作有著豐富的實踐經驗和深刻的理論理解。這為他的小說創作提供了厚實的生活基礎和寫作素材。一般人學不來。

  展讀他的長篇小說《千里之外》打印稿,一個個熟悉的人物走馬燈似的在我面前飄過,那些為扶貧工作奉獻過青春與汗水的各級干部,無不血肉豐盈栩栩如生。近水樓臺先得月,基于擁有佛山對口幫扶中國最貧困地區涼山自治州脫貧致富的豐富閱歷,得益于早年不俗的文學素養,李錚這番駕輕就熟,塑造了諸如許國、齊威、馬家駒、冼志豪、孟海武、梁廣榮、蘇醒、金石開、尚文、蔡振雄、黃志超、駱平、李想、姚振等西江市多位對口扶貧干部和涼山州大昭縣多位民族干部的生動形象,描寫了涼山州貧困戶阿約爾呷、阿約索瑪等在脫貧攻堅過程中遭遇的各種艱難困苦,以及一大群人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想方設法克服各種困難破解各種難題的可貴扶貧經歷。小說通過各種矛盾的沖突、各種觀念的碰撞、各種實踐的思辨認知,較為深刻地反映出了我國在“脫貧攻堅”戰中的一個個鮮活側面和一個個歷史現場,表現了脫貧攻堅這一偉大實踐中涌現出來的形形色色的人和事,謳歌了這場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脫貧事業的可貴之處,以及我黨一大批扶貧干部為這一事業付出的汗水和辛勞。

  小說取材于扶貧故事,以佛山市禪城區駐大昭縣縣委常委許國為代表的幫扶干部歷經磨礪破繭成長的故事為主線,以楊興昌、都阿英、索瑪、劉勇等民族干部、貧困戶、企業家的故事為副線,伏脈千里,描寫的是佛山市對口幫扶中國最貧困地區涼山自治州脫貧致富的曲折經歷,生動呈現了如火如荼的扶貧開發圖景,展現了扶貧干部在扶貧攻堅歷程上遭遇的種種沖突和在脫貧攻堅廣闊天地間“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的精神風貌,真實地反映了扶貧工作的艱難性和取得勝利的豪情。

  從藝術特色看,李錚這部長篇小說能夠以豐富多彩曲折動人的故事情節引人入勝,作品透露出來的信息量也大,是一部多角度探討扶貧事業在涼山這個復雜的民族地區如何開展的好作品。小說故事結構嚴謹,能較好體現扶貧干部授人予漁扶貧扶智又扶志的精神脈絡。小說采用了多種敘事手法, 通過多層次多元素交融的方式,立體展現了作者的扶貧經歷和對扶貧工作的深度思考。多層次的敘事和多角度的思考貫穿全書,故事情節相互依存,交替進行,讓讀者能真切感受到文學力量帶來的心靈體驗。可以說,李錚的這部小說是佛山扶貧工作的一個鮮活側影、精神縮影和另一種收獲,值得祝賀。

  小康路上,一個也不能掉隊。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從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奮斗目標出發,把“扶貧攻堅”改為“脫貧攻堅”,作為國家意志予以莊嚴定調。“扶”與“脫”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卻明確了新時期脫貧攻堅的具體目標。可以說,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一個重要的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指標。黨和國家提出到2020年實現“兩個確保”:確保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確保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這是擲地有聲的破天荒的歷史創舉。十九大以來,黨中央把打好“脫貧攻堅戰”作為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三大戰略之一,旨在攻堅克難,致力于解決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絕對貧困問題,進而譜寫人類消滅貧困歷史的新篇章。按中央決策部署,今年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收官之年,也是我國向全國、全世界彰顯黨中央實施“脫貧攻堅”戰略并取得豐碩成果的一年。按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實現全部脫貧,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莊嚴承諾。只有全黨全國各族人民上下一心、凝心聚力、同舟共濟、攻堅克難,才能全面解決相對貧困問題,進而真正打贏脫貧攻堅戰。想必在各方力量的全力支持下,我們一定能克服一切困難,高質量完成上級交代的任務,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

  文學乃人學,文學作品是作家內心情感外化的產物。習近平總書記在關于文藝工作的會議上多次強調:文藝家必須做到胸中有大義、心里有人民、肩頭有責任、筆下有乾坤。我覺得,李錚就是踐行總書記講話精神的正能量作家,他這部小說無疑是有溫度、有熱度的。

  是的,四海之內皆兄弟,《千里之外》不遙遠。扶貧事業是共和國的千秋偉業和歷史答卷。我認為,李錚這部小說是對佛山扶貧工作的真實描摹、詩意抒寫,具有較強的可讀性和現實意義。

  2021年1月15日晚

  佛山石墾村 南華草堂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