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見旭,記憶中的瓷河

作者:呂超峰 | 來源:中詩網 | 2021-01-09 | 閱讀:

  導讀:苗見旭,中詩簽約作家,陶瓷藝術大師,鈞瓷燒制非遺傳承人,典型的“作家做瓷”。其作品造型靈動,釉色豐富,具有極高的收藏和觀賞價值,經中詩網專家委員會研究,選用為“中詩網年度詩人指定禮品”。



  “在一個秋夜,借星光爬上了山梁,瓷鎮上無數的煙囪正間斷地吐著火舌,藍瑩瑩的天幕上,群星閃爍。我忽然想,煙囪多像倒立的毛筆,它蘸著窯火在天幕上寫詩……”這是18歲時的苗見旭在被情感所困時,夜登神垕大劉山,俯瞰古鎮時的真切感受。多年以后,苗見旭將當時的只言片語傾注筆端,寫成《瓷鎮上的事物——煙囪》一文,發表在《散文》雜志上。此時的他,已經是頗有名氣的散文家,也成為鈞瓷行業響當當的人物。

  窯火千年的神垕古鎮,有著太多值得銘記和書寫的內容。作為土生土長的神垕人,苗見旭從記事起,就感覺到瓷鎮神垕與周圍的與眾不同。“小時候常給在鈞瓷一廠工作的父親送飯,當時廠里的一些工人在十幾孔老窯洞里干活,我父親在那里拉坯。冬天的時候,窯洞的角落里有一個大煤火,煤火的藍色火焰有一尺多高,窯洞上方熱氣冷氣交匯,形成流動的水汽,如云霧一般。”苗見旭說,五六歲的年紀,在父親工作的那孔用山石砌成的窯洞里,有著他太多的回憶。父親坐在輪盤旁低頭拉坯,手臂上的血管如蚯蚓一般,這樣的形象在他心里始終未曾忘記。

  廠房中的坯架子、作坊外的皂角樹、窯洞里父親拉坯時被火光投射在墻上的影子,都成為苗見旭童年時玩耍的內容。藍炭、泥耙(制泥工具)、螺鈴、煙囪……這些在神垕鎮常見的事物,卻構成了苗見旭記憶中獨特的古鎮形象。


 

  在苗建旭的記憶中,瓷鎮上另一個不可磨滅的事物,就是那條穿鎮而過的河流——肖河。

  在苗見旭看來,肖河也許是世界上唯一一條流淌瓷片的河流了。在他的《瓷鎮上的事物——肖河》一文中,苗見旭這樣描寫肖河:“30年前夏天的一個傍晚,也許是晚霞滿天,我赤腳走在肖河清淺的河水里,第一次注視滿河道五彩斑斕的瓷片。在這之前之后的幾年里,我一直不知道或者壓根兒就沒關心過這條河流的名字,潛意識里,我總覺得,河就是河,不管叫它什么,它都不在乎。它是河,它流水,流鵝卵石,流淌其他河流所沒有的五光十色的陶瓷碎片。”


 

  苗見旭說,從他記事起,穿鎮而過的肖河就給他留下了太多美好的記憶。河水清澈,河里的小魚、螞蝦、螃蟹很多,夏秋時節,常和小伙伴們下河摸螃蟹,捉小魚。無意中,他會在河中摸出很多古瓷片,五顏六色。有時,他還會將瓷片磨成圓形,與小伙伴們相互媲美或當玩耍時的賭注籌碼。至于河中為何這么多瓷片?這些瓷片是從哪里來的,當時他還沒想那么多。

  無聊時,他就找些碎瓷片到肖河邊去打水漂兒,“水漂兒”跳躍著在清靜的肖河上留下一連串相互交連的漣漪,然后慢慢飄落河底。他還愛到肖河看大姑娘、小媳婦在河邊洗衣服,清澈的河水、女人潔白的腿腳,還有河底五顏六色的瓷片,都會讓苗見旭浮想聯翩。如果有外鄉親戚家的小伙伴來家里做客,苗見旭就會帶著他們去肖河邊揀瓷片,看著小伙伴們為撿到一片漂亮的瓷片而歡呼,苗見旭感到十分驕傲。

  中學時期,苗見旭將生活中關于古鎮一點一滴的感悟都記錄下來,在他當時的文章中,經常出現藍炭、廠房、煙囪等詞語。至今,苗見旭清晰地記得,他在報章雜志上發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在《許昌日報》上發表的《我哥和我》一文。“當時我在許昌師專求學,在那篇文章中,我主要寫的是我和我哥在我父親拉坯的鈞瓷作坊的技藝和在神垕老街中玩耍的童年趣事。此后,我在校園刊物上陸續發表了一系列文章。”苗見旭說。


 

  許昌師專畢業以后,苗見旭回到家鄉,做起了教師,教書育人。在工作之余,他經常進行文學創作。1993年,其散文作品《臺階》發表在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主辦的《散文》雜志上,在許昌文學界小有名氣。此后他擔任神垕鎮二中校長,借調到禹州市委政研室工作后又返回神垕任二中黨支部書記。

  “在父親的影響下,我對鈞瓷充滿感情,2005年,我創辦了自己的窯口。”苗見旭說, 2005年初春,從小在“鈞瓷窩兒”長大的苗見旭,在父親的幫助下,創建了龍山鈞瓷坊。一開始并不成功,他當時連燒了四窯,都沒能燒出一件像樣的作品,花費很大。要不要繼續下去?苗見旭拿出所有的積蓄,決定再最后嘗試一次。

  “那天天不好,刮著西北風,父親勸我說等等吧,可我不想再等下去了,不成拉倒。經過長時間的煎熬和等待,到了開窯時,放眼望去都是殘品。”苗見旭說,他當時已經泄氣了,可到了最后,他在窯爐的角落里發現了一個掛盤作品,荷口造型,以紫紅色為底色,上面的白色小圓點密密匝匝,就像一朵成熟的向日葵,在其左上方有一個圓形的白色斑塊,斑塊里有藍色的云帶,極像天上圓圓的月亮。苗見旭給這個掛盤取名為《香荷千年》,并賦詩一首:“妙手摘得荷葉鮮,大珠小珠凝玉盤;若非神火鈞窯變,何留清香一千年?”

  此后,苗見旭將精力投入到鈞瓷創作中。建窯以后,父親陪著他燒窯、指導創作。夜深人靜時,父親和他聊起神垕鎮,也聊起古鎮的傳說和故事。這些人和事與苗見旭的記憶串在了一起。從那時起,苗見旭有意識地開始創作“關于瓷鎮上的事物”系列文章。

  在《童年紀事》里苗見旭這樣寫道:“童年時,瞞著家長,偷偷地摸到樓頂,透過窗子,去看大龍山。朝霞里,順著長繩一樣的山路,一隊騾馬冉冉而下,‘叮當,叮當’的鈴聲隔了肖河傳過來,隱隱約約。附近窯場里煙柱也升起來了。直直的、曼曼的,系著此起彼伏的雞啼,系著山紅豆一樣的太陽。”大龍山、騾鈴、煙囪、窯廠……可供苗見旭創作的瓷鎮事物取之不盡。


 

  《瓷鎮上的事物——肖河》《瓷鎮上的事物——文廟》《瓷鎮上的事物——窯神廟》《瓷鎮上的事物——藍炭》《瓷鎮上的事物——煙囪》《瓷鎮上的事物——泥耙》……一系列文章陸續在《散文》《散文百家》《北京文藝》《河北作家》《文藝報》《中國藝術報》《許昌日報》等報章雜志上發表。在30多篇文章里,苗見旭將自己的獨特感悟與神垕的事物緊密聯系在一起。有不少旅游的人正是看了苗見旭的文章,對神垕古鎮充滿了向往,從而來到神垕。

  “用文字去記錄、展示神垕,在窯火的洗禮中,我想把古鎮的風貌寫出來,展示給更多的人。”苗見旭說,他期望用文字的獨特魅力和張力表達人文情懷。“我既是一名作家,也是一個‘鈞瓷人’,我有責任將神垕的故事和人文風貌用文字展現出來。神垕能夠寫的東西太多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不僅有事物,還有故事。”

  如今的苗見旭,創作的鈞瓷作品多次獲獎。《泰尊》《祥龍鼎》《龍鳳呈祥》《雞心碗》等廣受好評。他寫的“瓷鎮上的事物”系列文章更是影響深遠。他希望在神垕流傳千年的鈞瓷燒制中,注入更多文化元素。正如他在《瓷鎮上的事物——文廟》中寫的:鈞瓷需要文化的支撐,這種文化的根脈幾百年前我們的先人就從曲阜的孔廟里接回來了,它就在我腳下的土地里。

陶瓷藝術大師簡介

苗見旭,男,中共黨員,1969年生,大學學歷,禹州市神垕鎮人。河南省陶瓷學會副秘書長,禹州市鈞瓷行業協會秘書長,河南省陶瓷藝術大師,鈞瓷燒制非遺傳承人,龍山鈞瓷坊董事長,禹州市作家協會主席。199O年至今,陸續在《散文》《散文百家》《北京文藝》《中國作家》《文藝報》《中國藝術報》《中國教育報》等二十多家報刊發表文學作品百余篇,作品多次獲獎。
  2O12年,鈞瓷作品《祥龍鼎》榮獲第二屆中國大地獎金獎。2O16年《祥龍鼎》又榮獲許昌市鈞瓷“斗瓷”大賽第一名。《龍鳳呈祥》榮獲2013年鈞瓷窯變創新大賽金獎,榮獲2O16年CHlNA中國陶瓷設計藝術大賽銀獎。《泰尊》被定為2O18中國北京可持續發展高端論壇禮品,并被歐元之父蒙代爾收藏。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