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國詩人翻譯家齊聚酒城 對話“一帶一路”背景下世界詩歌譯介傳播

作者: | 來源: | 2020-11-19 | 閱讀:

  導讀:11月17日,由瀘州市人民政府、中國作協《詩刊》社主辦,中國詩歌網、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等承辦的國際詩酒文化大會第四屆中國酒城·瀘州老窖文化藝術周暨“一帶一路”背景下的世界詩歌譯介與國際傳播圓桌會議在酒城瀘州成功舉辦。

       11月17日,由瀘州市人民政府、中國作協《詩刊》社主辦,中國詩歌網、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等承辦的國際詩酒文化大會第四屆中國酒城·瀘州老窖文化藝術周暨“一帶一路”背景下的世界詩歌譯介與國際傳播圓桌會議在酒城瀘州成功舉辦。

       著名詩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作協副主席、書記處書記吉狄馬加,著名詩人、中國作協《詩刊》社主編李少君,著名翻譯家、北京大學西語系教授趙振江以及兩百余位國內外詩人、作家、翻譯家、文化學者、媒體記者等各界嘉賓共聚酒城,對話后疫情時代“一帶一路”背景下世界詩歌譯介與國際傳播議題,就中國詩歌當下發展和翻譯的關系做深入探討。詩人,著名翻譯家、《世界文學》主編高興主持會議。

       吉狄馬加

       著名詩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作協副主席、書記處書記、國際詩酒文化大會組委會主任

       新文化運動以來,尤其是五四以來,中國翻譯的發展促進了當代詩歌的發展,對中國當代詩歌的構建產生了重要的影響。未來我們將進一步加大和整個世界的國際文化交流,通過詩歌翻譯的繁榮與發展更好地推動中國當代詩歌發展。

       李少君

       著名詩人,中國作協《詩刊》社主編

       一百年來漢語新詩的發展與外國詩歌翻譯的影響密不可分,但是始終存在不對等的問題。隨著中國當代文學的崛起,當代漢語詩歌亟待在更廣泛的范圍中發聲。我們現在所做的工作,一方面就是為了創造中國當代新詩的輝煌,同時也希望推動世界詩歌掀起新的激流和浪潮。

       趙振江

       著名翻譯家,北京大學西語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詩歌翻譯就我個人來講,實際上就是在你理解原文的基礎上,用漢語寫一首與他盡可能相似的詩歌。所以詩歌翻譯是追求語言的相似度,完全相同是不可能的,因為漢語和西班牙語是兩個不同的載體。

       高興

       著名翻譯家、《世界文學》主編

       詩歌翻譯在某種程度上深刻地影響了中國詩歌的發展,而且百年新詩,如果沒有橫向移植我覺得就無從談起。

       歐陽江河

       著名詩人,北京師范大學特聘教授

       我就是一個純粹的讀者,個人的很多詩也被很多種語種翻譯出版,但是從閱讀的角度來談論翻譯,我沒有辦法在被翻譯的語種里面去閱讀我自己,我覺得這肯定是另外一個歐陽江河。

       姚風

       著名詩人,翻譯家

       詩歌翻譯更像是中國畫的寫意,一方面譯者要尊重并服從語言的限定性,同時也要放眼語言的開放性。

       楊克

       中國作協主席團委員,中國作協詩歌委員會副主任

       我覺得翻譯就是一種創造,每個詩人有各種各樣譯者的翻譯,比如腳趾縫是很窄的地方,一個日本的作家翻譯成貓的額頭,我都不知道為什么翻譯成貓的額頭,后來知道是日本人心中最狹小的地方是貓的額頭,所以我覺得翻譯也是一種創造,我讀翻譯的詩像看天書,因此很感謝翻譯我作品的譯者。

       彼得·德•霍郎德

       Pieter den Hollander,荷蘭語專家

       世界詩歌翻譯是使世界更加美好更加緊密的工具,他拓寬了我們的視野并增進了理解,這同時也迫使我們認識自己,或者我們有什么共同之處。

       燎原

       當代詩歌批評家

       一位詩人是否值得被譯介,取決于他的重要性,取決于其精神藝術的總體含量和獨特文化價值能否真正代表中國詩人所抵達的高度而獲得國際性的敬重。

       王家新

       詩人,翻譯家,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翻譯不可提升為創作,但它有一個不可替代的貢獻,就是通過這種杰出的富有眼光的帶有洞察力的翻譯,極富創新力的用語言的陌生性喚醒我們。我覺得這個是翻譯非常重要的功能。

       傅浩

       詩人,中國社會科學院外文所英語譯者

       世界的詩歌從來就不是一座座孤島,而是一個個開放的城市,詩歌的世界是由發達的交通和通訊網絡勾連一體的宇宙,一代又一代的譯者正是這偉大工程孜孜不倦的建設者。

       汪劍釗

       詩人,翻譯家,評論家

       當人們逐漸習慣于將本民族的文化當做固有傳統的時候,會表現出一定的排異性,這種排異性讓我們坐井觀天;而翻譯就像梯子,讓我們重見天日,意識到傳統也不僅是井口那么大小。

       馬里昂·馬霍

       Marián Macho,斯洛伐克語專家

       翻譯文本提供了一種“文化錯位”的體驗,這正是產生跨文化主題的潛在媒介,不管是譯者、讀者或作者,他們都能借此“逃離單一文化的限制”,這也是自我建設、甚至進化的重要手段。

       沈葦

       《西部》雜志總編,浙江傳媒學院教授

       中國詩歌進入了一個多點中心的時代。一方面非中心地帶的詩人正在日益顯現寫作的活力和光芒;另一方面詩歌話語的垂直性結構正被一種扁平化的特征替換。

       樹才

       詩人,翻譯家,文學博士

       翻譯無非就是一個語言的勞作,他的特點就是跨語言,從本質上來說跟寫作是一樣的。一個民族的語言,尤其是像漢語這樣一個偉大的語言,當他遇到歷史性困境的時候,他一定會從翻譯那里去尋找一種新語言的可能,而所有詩歌創作也就是給母語帶來更多詩歌的可能,這是翻譯的一個本體論。

       霍俊明

       中國作協《詩刊》社副主編

       我們想在當下的詩歌交流,包括詩歌譯介和傳播變得比較普通的情景之下,當中國詩人所謂的世界視野變得越來越開闊的時候,這個時候詩歌的譯介實際上有兩個方向一直沒有被排除:一個是所謂的譯介的現代性,另外還有一個譯介的政治性。

       梁曉明

       《北回歸線》主編、一級作家

       因為詩歌和詩人的關系,又因為詩人和不同地域的相遇而產生的交流和默契,甚至感動,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接近就如此自然的發生,它幾乎就像魚與水的關系。

       哈森

       中央民族翻譯局蒙語翻譯家

       詩歌翻譯,是帶著鐐銬的舞蹈。感知它的艱辛、享受著它帶來的幸福,于是發出了“詩不可譯,還要譯”的感慨和決心。

       桑克

       詩人,黑龍江日報高級編輯

       一首翻譯詩如果想在中文里成立,經過翻譯之后就必須得是一首中文詩,就必須得是一首置于現代漢語框架之中的詩,而這樣的詩大多偏離于原文的語言肌理,所以以譯代讀和詩歌譯介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柳向陽

       英語譯者

       我們翻譯的時候其實是步步驚心、小心翼翼。有時候,翻譯的觀念可能就是對語言的一種清晰,有時候,翻譯中會有一點悲觀的感覺,我們往往表達不出來。

       劉蓮娜

       烏克蘭旅華藝術家

       自古以來,合作對話的最好語言就是文學和詩歌。詩歌藝術各種表現形式的意象和寓意仍然是國家間最有效的交流工具,因為詩歌觸及心弦,就像旋律一樣,每個人都能理解。但是,詩歌,與每個人都能理解的視覺藝術不同,無論是什么國籍,都需要語言翻譯。而正因為詩歌的翻譯需要豐富的經驗和多國語言知識,不言而喻,詩歌本身就影響了最具全球性的人生價值。

       馬鈴薯兄弟

       詩人

       對于我們這樣普通的中國詩歌讀者來說,其實并沒有所謂外國詩歌原文這個概念,對一個不懂外語的人來說外國的原著等于是不存在的。所以我們一切吸收的域外的詩歌都是仰仗于翻譯家,所以翻譯家翻譯詩歌的質地就決定我們吸收營養的質地。

       姜山

       詩人

       詩和翻譯作為一種認知、表達、慰籍,我會借之嘗試尋找與我們歷史相似的歷史中的詩歌人民,閱讀他們,把他們的經驗變成我的經驗的一部分,這包括真實的歷史,比如上一次全球化解體、修復、再生,也包括想象的歷史,比如小說《一九八四》所描述的世界。

       唐曦蘭

       俄羅斯詩人、翻譯家

       有一些國家的文化,只能用信仰把握它。作為一名俄羅斯人,我不斷受到東方和西方的交互影響,并把這種影響融合到自己的文化之中。我認為,詩歌翻譯工作是一輩子的事情,只有把它當成一種職業才能獲得成就。

       泉子

       《詩建設》主編、杭州市作協副主席

       當代漢語也是我們對西方言說方式的一種借鑒,我們這一代人基本上都是從西方的詩歌、哲學、宗教,從中起步,并從中得到啟發,其實我個人從中也很受益。其實在我差不多近二十年向西方詩歌學習致敬的過程中,傳統在我身體里面蘇醒過來,我認識到一種東方智慧為當下的現代性困境提供化解的契機,對當下疫情時代或者是“一帶一路”或者在一個全球化時代,提供借鑒意義。

       郭建強

       青海省作協副主席、西寧市作協主席,青海法制報總編輯

       我認為翻譯是人類的必要行為,因為歷史地理哲學包括文化都是一種翻譯,詩歌是一種不斷融合創造的過程,換句話說也是人類文化活動的提煉。

       小易

       美國詩人、音樂人

       翻譯更像是一個“花傳粉”,尤其在新媒體時代,網絡其實在侵蝕我們的注意力,讓自己的語言能力越來越弱。如何要精確地把國外的作品翻譯出來,那一定要確定他們是最有精確度的。我很認同樹才先生說的,我們都是翻譯者,不管是在自己的語言里還是兩種語言里都是翻譯者。

       白冀林

       阿根廷詩人

       在西班牙語的地區,很多人對于中國文化和中國文學知之甚少,他們可能知道李白和杜甫,但是對其他中國文學家以及詩人可能很少有所耳聞,所以我們現在就需要去做這樣的一個努力,把世界各地包括中國的文學引進到阿根廷。

       葉麗賢

       世界文學編輯,中國社科院外文所學者,青年譯者

       一首詩歌的效果跟句法是緊密相關的,關于翻譯我只想表達一點,就是在保持意義忠實的情況下,我力圖來呈現原作的形式特征,再現這樣的聲音特點。

       戴維娜

       牛津大學中世紀語言學碩士

       最真實的文明連接其實是生活在文明沖突當中的每一個個體。消費時代每一個人的身份變成了日漸遞減自我消耗的消耗品,而翻譯恰恰是一種增加,他讓我們日益更新,這關系到我們究竟以何種方式蘇醒,也關系到我們是以喜劇還是悲劇的態度來對待。

責任編輯: 馬文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