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薦讀】顧偕薦讀步釗的詩歌

作者:步釗 | 來源:中詩網 | 2020-12-08 | 閱讀:

  導讀: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廣州市作協副主席、著名詩人、評論家顧偕薦讀。

名家薦讀

四川的詩歌仿佛歷來不乏英雄好漢,那里自古名流輩出,日落煙生,浩瀚華章像是從未中斷過。今日簡陽的這位步釗詩作,無疑也不是凡品。崇高追索永遠不會是壞事,認真叩問生命里程和靈魂,同樣也無可厚非或要遭受冷落。步釗多年來執意抒發的胸懷,不管詩壇及江湖的風云如何,他內心的“大俠傳奇”,依然還是那么剛烈和火熱,更依然仍舊是這般的風情不變且生動。或許他的語言與地理風貌有關,是以淺白見長的,但這淺白之中卻不少更大的豐富,一如空氣和流云,一如透明厚實之山川。詩人可以隨性而起有著萬千的發揮,但無論怎么寫,總還得要在視野之中,多少賦予一些意外的思想寄寓。否則創作還真會失卻了使命,若無任何價值的固守,僅為玩票新添一族,意義都沒有,幾行勞什子分行句子,要它又有何用!步釗的詩歌想來一開始,便是朝完善人生這方面去考慮的,所以他自是也能做到相對的出色。
  ——廣州市作協副主席 顧偕


步釗新漢詩九首
 
  轉折
 
或者我只是詢問?天亮之前
人群在千里之外簇擁你們的影子
流言一站又一站,擊傷卑微的靈魂
誰來向我們傳達海底的消息
溫暖的注視,如今已不常見了
唯有凡間的花,拒絕葉子的認同
憔悴,如愛情燃燒的灰燼
 
可是,聽我說:繼續走啊
弟兄們。這是我伸出的手
熱情、堅定、毋庸置疑
它所代表的比噩夢與仇恨更真實
更接近你們固執信守的那種精神
盡管我來得不是時候,象初戀
然而除了我,誰還能找到這樣一臺
忠心耿耿的機器,為你們守護黑夜
 
打碎這扇窗子,就是最后的時光了
人們次第走過,夸耀手中的破銅爛鐵
極有風度地點頭,微笑,握手
指鹿為馬。種瓜得豆。誰知道
傳說中的那場大雪,早已下得鋪天蓋地
虛偽的真理終將被你們
內心的光芒毀滅,遲早而已
也許這一生,我根本就不必去過問
雪 過 天 晴


  里程碑
 
 砸向天堂的耳光,愈重愈親切
多年以來,這個世界一直
缺少痛感。在溫情脈脈的天空下
眾叛親離。卑躬屈膝。死去
活來。我怎么能夠去
很輕易地聽從他們的意志
莊稼倒下的間隙,我深入你們的中間
只想銘記大片大片的海水
一個劍客。一片光芒
誰曾說過比銘記更激烈的動詞
他們絕不會容忍?
 
簡單地活。這是許多人的方式
從誕生到死亡,沒有第二種選擇
倒下?不!你們看不見這樣一片森林:
自在。堅挺。遠離罪惡與咀咒
遠離雷電和灰燼
那些簡單的道理,誰比我更清楚?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注定不能
把最后的堅持化作南柯一夢
——我只是說:此身何惜?
既然收回腳步比邁出更難
那就出手吧!直面一世風雨

 
  金屬光澤
 
 不錯!這就是我們的本色
如同陽光下,人類頑強堅守的
那片天空:坦蕩、純正、容光煥發
比我們生長的平原與山崗
更自在莊嚴,充滿生機
請別問:我們來自哪里
曾有過怎樣的傷痛與淚痕
冶煉過,錘擊過 ,我們經受住了
一切——沉淪。毀滅。新生!
走向自己,注定需要銘記
多少歲月的洗禮。幸運的是
噩夢與黑夜過去了,站在
你們面前,我終于能夠
坦然呈示生命的豐采與尊貴
看吧!這就是我,是我們
坦蕩。純正。容光煥發
比所有滾滾而來的時間
都更接近永恒
當我們眾多的兄弟并肩攜手
結構出成片的風景
你們會因此明白——
為什么熱愛?為什么獻身?

 
  創世紀
 
 脆弱的人類!你們還能逃到哪里?
大地上溝壑縱橫,阡陌交錯
城市的血盆大口吞嚼了內心的光芒
十字路口擠滿不知所措的靈魂
他們抓不住空中掉下的繩子
滿臉驚恐,動作僵硬,彼此埋怨
小心翼翼躲避仇恨的刀子
和身后蜂擁而來的時間
 
脆弱的人類,你們還能逃到哪里
山中的洞穴已進化到鋼筋混凝土的高樓大廈
野獸們自由流浪的森林成為你們最后的墓地
你們各踞一方,互不信任,自私,冷漠
胡亂向天空發射攻守兼備的目光
可誰知擊中的都是自己的靈魂
誰還向你們提起那些光亮四射的詞句:
果敢。堅定。義無反顧。視死如歸
誰還能從天國為你們帶來上帝的聲音
安詳,純正,崇高肅穆,善良真誠
 
痛苦的人類啊,城市正加速膨脹
噪聲淹沒一切心底的聲音和明天的呼喚
你們到哪兒尋找伊甸的原始寧靜
櫛風沐雨,歷盡滄桑,奔波一生
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什么
你們建起無數柵欄團團圍困自己飛翔的心
你們指桑罵槐卻不知該如何保持站立的姿勢
我太陽下的兄弟啊!我看夠了
那些古代的城堡,牢不可破
成群的鯊魚已躍過星空。我等著——
在這沉默的海水中,宇宙的塵埃
終將被你們的反擊一擊,一網打盡......

 
   大俠傳奇
 
看清他們!弟兄。這些惡棍與豺狼
披紅掛綠,出沒于我們的內心
盜去春天里唯一的樸實與純凈
讓我們與生俱來的仇恨比愛戀更深
看清他們!這意念的惡魔,塵世間的劣跡
光天化日之下,他們肆無忌憚
把我們的痛苦和悲哀撕得粉碎
消磨盡所有時光中的高貴與血性
多少筆直的路,我怎能繞道而行
多少雙憤怒的眼睛,誰能回避、打擊
苦難啊,世間最尖銳的哲學
我如今只有你
我的雙手密布疑云,寶劍卻堅定固執
我已無險可守,無路可退
只能以一生的毀滅為代價
換取一次天地間最濃烈的愛情
可是看清他們啊,弟兄!
修煉身心的鋼鐵,從歲月里奔涌而過
卻不能令哪一片花瓣感動或領悟
通往天堂的路上只有熱血和刀鋒
除了倚劍高歌,我們早已無所謂
對手與方向

 
  站臺:作品128號
 
用什么方式能夠測量出靈魂到肉體的距離?
用什么方法能讓世俗的人傾聽天籟的鐘聲?
信仰,它的高度。巖石,它的硬和它的內傷。
這打破宿命的時代,這決不歧義的
正午的陽光和第三十一級臺階
我也曾說過青山不老我也曾苦苦等待
 
該是一三得三的時候了,該是落地生根的諾言
買還是賣?旗幟鮮明的無產階級立場
一往深情的赤子一步到位的欄桿
我不會糊涂到以卵擊石我不會放下皮鞭
他們愿意就全身披掛吧今夜  現實比理想遙遠
掘地三尺我打碎了祖傳的門牌!
 
一口回絕所有溫暖的羽毛  躍動在水云間的
白和黑我揚長而去弟兄  陽關萬里道
不見一人歸  我空空的皮囊里只剩下最后一粒鹽
奔和奔  鐵和鐵 左右為難的公元一九九六年
我如此告誡世界:準備著,時刻準備著——
磨刀霍霍向豬羊  我決不會象他們一樣
宣告此生絕不叛變

 
  飛翔
 
飛翔是多么了不起的一個詞
飛。翔。就是那種從某種物質上空
滑過去的感覺,就是如魚得水來去如風
就是說:謊言一樣輕,葉子一樣空
秋天的屋頂天高氣爽
 
我不回避另外一個概念:墮落
它與飛翔息息相關,象事物的兩面
天堂太高也太遠,空氣稀薄
習慣于左右逢源的人會承受不了
思想的重量。而面具又太脆弱
陽光下萌動的理想它無法抵擋
 
我曾設想過多種飛翔的姿勢
隨風而去,瀟灑。博浪中流,痛快
俱懷逸興壯思飛
敵不過小兒女的飛短流長
暗香浮動的夜晚我獨自感動無邊
幽靜的花啊,她們竟然單單選擇了開放
 
飛翔!理解一個詞語需要整整一生的磨煉
日出了日落了,鳥兒們紛紛擁擠在街頭
疲憊的雙翼斜插著枯黃的草標
哪一雙眼睛可以望穿秋水?
哪一個朝代不曾大浪淘沙?
飛?翔?它們搖頭晃腦,清澈的目光中山高水長


  玫瑰
 
絕壁的玫瑰,你開得多么早
多么出類拔萃,清香四溢
在這疼痛的天氣里
你鮮艷、寂寥、不解風情
象冰天雪地里節衣縮食的寒士
獨守一生的清白與純正
痛苦的玫瑰!這長天多么藍
這大地多么灰暗、精采
這時光多么渾濁,多沉!
你一動不動,困守山間
開放得斬釘截鐵,傾國傾城
我看到你,不得不敞開胸懷
不得不從此愛護自己的真心
窮人的玫瑰啊,執著的文字
拳頭、鐵與血的另一個詮釋
我現在就要上路
與你  同行

 
  背景
 
那個向遠方走去的人
看那個向遠方走去的人
他的腳步一定歲月般沉重 
 
那些樹
看那些一動不動的樹
都在他身旁驚詫莫名
有很多石子從地平線上飛起來 
 
那些石子
看那些有棱有角的石子
飛起來彌漫天空
組成星星的格子
擋那人的視線 
 
看那天空
看那天空
片片孤獨的白云闖蕩而來
迭映出一千支蘆笛
將遠方吹成月光海 
 
看那片海
看那片無邊無際的大海
有一個人向海里狂奔而去
有一個人在夜里沉沉睡去 
 
作者簡介

步釗,四川珙縣人,現居成都簡陽市。作品見諸《詩歌報》《詩神》《星星》《中外詩星》《青年作家》《深圳青年報》《中國詩歌》等報刊,多次獲獎和收入當代詩文選本。主編過《潛世界詩刊》《藍族》《新詩天地》等民刊微刊,著有《熱愛世界》及《上升》《繆斯的兒女》(合著)等詩文集。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