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維文人書畫展(一)

作者:程維 | 來源:中詩網 | 2020-10-21 | 閱讀: 次    

  導讀:著名詩人、畫家國畫精品展。

  畫著畫著就到胡同里了,一抬頭,堵著,走路的經驗, 可以退出來再走。畫著怎么退,過去寫詩也有此感,我能 那樣寫下去,人家也看好,可心里覺得再那樣寫就危險了, 只能是二貨,現在畫畫也這樣,不能老重復,像白石老人 只畫蝦,范曾只畫老子出關,梵高,畢加索絕不會這么干。 起碼我覺得這么干,也不新鮮,不好玩啊!

  傳統這種東西有三路,一是中國傳統,二是西方(泛 指整個國外傳統)傳統,三是中西方結合的傳統。既便用 毛筆宣紙這種最中國傳統的工具寫字畫畫,也不能對當今 中西文化開放交融的語境而不顧,觀念不新,也會落俗。我也看著許多文人朋友寫字畫畫干著急,他們學傳統亦步 亦趨,不敢越雷池一步,寫得畫得都像,但就是不對。八 大好就好在他的創造力,他的筆墨花鳥獨具一格,現在看, 也是先鋒前衛的,我讀禮器碑亦如是。不是傳統不好,是后人只學皮毛,沒有領會骨髓,所以畫匠,寫字匠,一抓 一大把。

  宣紙、毛筆、水墨,這些幾乎原封未動的古典,今晨 我在這個物質時代仍用它作畫,我無法排遣的是從時間深 處涌現出來的鄉愁。一個用毛筆宣紙寫字作畫的人,如果 不知時間為何物,不知水墨里浸潤、提起與落下的是什么, 他何以有承繼前人衣缽的資格?上午在醫院打完點滴后到 專營字畫店轉了轉,看到的筆墨都是無根的飄浮,看到的 一本本當代畫冊多是機械的演繹抑或匠人的炫技。提起毛 筆,面對素宣,我們不是古人,何必去做偽古人。我們僅 僅須知,那落下的筆墨的重量,即是鄉愁之重。我們是在 筆墨中與過去的與未來的一個個面影和靈魂對話。一個筆 墨持有者應該是一個懷有古典與未來鄉愁的人。不知這一 點,我們還寫什么畫什么?!
 



 

 

簡介
程維,著名詩人、小說家、畫者。1962 年出生,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浮燈》、《皇 帝不在的秋天》、《海昏:王的自述》、《雙皇》,詩集《妖嬈罪》、《他風景》、 《古典中國》,散文集《畫個人》、《南昌人》、《豫章遺韻》、《水墨青云譜》 等。獲中國作協“第 8 屆莊重文文學獎”、首屆“天問詩歌獎”、首屆“滕王閣 文學獎長篇小說獎”、第一屆、第三屆、第五屆“谷雨文學獎”、第二屆“陳香 梅文化獎”、首屆“江西省政府優秀文藝成果獎”、首屆中國長詩獎等,入選“中 國新詩百年百位最有影響詩人”。畫作被日本、英國、意大利、香港等多家藝術館及海內外藏家 收藏,《中國藝術報》《藝術中國》《讀者》《文藝報》《財富》《收藏家》等重點推薦。近年以"重水墨作品"引人注目,現居南昌。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